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荒原草狐  

2015-03-19 19:50:49|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原草狐

杨国光

1966年,我18岁,已在甘肃生产建设兵团农建十一师干了两年农工。后来被调到机耕队,经培训分配到农一团六连任农具手。就在这年初冬,开荒时遇到了一件蹊跷事,让我终身难忘。

入夜,“东方红”引擎的轰鸣震颤大地,明亮的车灯刺破夜空,五铧犁翻开河西走廊的千年古老荒原。那些野兔野鸡被这种气势吓得落荒而逃,唯有那仙魂附体的草狐不肯离去,围着机车不停地转,它的一双“玻璃眼”在车灯的反射下锃亮瓦蓝。

    大约凌晨3点多,五铧犁出了故障,升降失灵了。老车长下车一看说:“大弹簧掉了一个。就知道今天要倒霉,遇到狐狸准坏事。”

  我说:“不关它的事,我到地里找找吧。”

  老车长摆摆手:“算了,白天都没处寻,早埋土里了。要是掉在地头上,也会叫狐狸叨走。那东西可会报复人呢!干脆你回去把打埂犁上的卸下一个拿来,快去快回。”

  他的后一种推测有点瘆人,狐狸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神吗?但我也庆幸自己得到的这个差事——留下您来陪伴那些草狐吧。

  拧亮手电,脚下生风,荒地被抛在身后。驻地的轮廓显现了,渠沿上两行沙枣树就在眼前。突然,树下瓦蓝的狐眼一闪。我惊呆了,难道它会劫我的路?定睛一看,才知道不是草狐,而是两点鬼火。那鬼火飘飘忽忽随风升上树梢,时隐时现。我知道驻地过去是劳改营,死囚就埋在周边,埋得也浅,时常会冒出几点鬼火来。为了壮胆,我猛咳几声,冲过渠去。

  卸下大弹簧揣在怀里,裹紧大衣就往回返。上弦月早已落下,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时刻,万籁俱寂。我着实胆怯,越怯越瞎想,那些以前听过的鬼故事,什么“鬼打墙”啦,“狐仙作怪”啦,全都冒出来了。但我也谨记老辈子人嘱咐的话:男人身上三盏灯,夜里走路别回头别摸头——左顾右盼,两肩上灯灭;胡噜脑勺,头上灯灭,狐仙啦、野鬼啦就会乘虚而入。

  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渠边。忽忽悠悠又是两点鬼火升上树梢!我揉揉眼睛,不错,跟刚才遇到的一样。心想,鬼火不就是磷遇空气的自燃现象吗?不怕的,这是巧合。说不怕,也是硬着头皮走。小跑上了渠帮,身子一矬正想跳过去,谁想“咕咚”一声,我跌坐在渠底,像是背后被什么东西抓住。又不敢回头看,怕碰灭了肩头的“灯”。实际上,那时浑身都软了,腿肚子真的转了筋,想回头也不可能。这等死的工夫不知有多久,理智的判断才又招回了出窍的灵魂。噢,这是被沙枣树那多刺的树枝挂住了。使劲一挣,大衣破了,脚下用力,跳上渠帮撒丫子就逃。跑着跑着,看见了车灯,这才想起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一摸,怀里的大弹簧不在了!

  没辙,我又回到先前跌坐过的渠里去找。摸来摸去,只有手电,没有大弹簧。拧亮手电,在我逃跑的路上反复找,也还是没有。猛地我想起老车长的话“那东西可会报复人呢”。于是毛骨悚然,同时还有一股怒气胆边生。我蹲在树下用手电照,果然发现了草狐的脚印,啊,它一直跟着我!会不会是它叼走了?我明白了,正是草狐的好奇心,使它做出许多荒诞不经的事,才有了人们对它的种种传说。我暗自发笑:斗不过你,还算什么万物灵长、男子汉?主意拿定,快步如飞往荒地走,听到身后有草响,猛地转身,哈,那瓦蓝的狐眼就在十步开外瞪着我。我大吼一声,手电筒就甩过去,同时疾追过去。当然是追不上,也没打算追上——那东西像一条飘带,只一闪就没影儿了。

  大弹簧就在我的脚下,那上面还沾有它的口水呢

 

作者简介:杨国光,天津赴甘肃生产建设兵团十一师一团知青,曾发表过散文、诗歌与纪实文学《母亲的命运》等。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