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梅之死  

2015-03-21 22:12:55|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之死

蒙丽薇

雨雾迷蒙,行人如梭。走过漫漫寒冬,转眼间又到了中国传统悼念祖先亲人的清明节。我不禁泪水涟涟,梅,你在哪?你的灵魂是否得到了安息?是否听到我对你依旧炽热的呼唤?是否知道知青战友对你深深的悼念?

为你点燃一炷香,泪珠渗酒酹青天。透过袅袅的烟雾,我的眼前总出现那惨痛的一幕……

1970年的清明节下午,生产队出勤的社员很少,都忙着扫墓了。下午仍然烟雨蒙蒙,宽阔的田野里显得分外凄清,我们生产队的五个知青头戴着竹笠,披着雨衣和几位大伯大娘在翻耕田地,此时没有往日农妇的细碎唠叨,没有男人的调侃甚至粗野的嬉闹。天,阴沉沉;风,冷飕飕。我们的心情似乎格外地压抑与不安,闷声不响地忙着手中的活,只想早点收工。

大约3点钟左右,邻队的一位大嫂气喘喘的跑过来大呼:“快来救命啊,你们知青出事了……”“啊!”我们大惊失色,立即把手中的铁锹一扔,三步并作两步朝邻队跑去。可是迟了,我们惊呆了,现场惨不忍睹,一间又黑又臭的破牛棚里,梅直挺挺的吊在屋梁上,面如黄土。

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会呢?吓得我们顿时木然了,“快把她放下来啊”。回过神来,我就要往屋里撞(屋里用水缸顶着的门早已被早来的人撞开了一条缝)。“她已经没救了,要保护现场。”一位村干部把我们拦住了。“是谁把她害的?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泪流满面、脸色惨白的知青们在哭着,不停地咆哮……

昨晚,我们正在吃饭的时候,梅来过,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安慰她:“别急,待会叫组长开会,研究你的换队问题。”可就在这时民兵队长来通知,发现空投反动标语,要我们立即到田里搜寻。我叫梅别走,暂时住在我这,但她坚持要走,说今晚有四姑陪她,我知道她是不放心“家”里的好几百斤谷子,那是她的血汗粮啊。她还是回去了,没想到这竟是永别。我好后悔呀,如果我无论如何都把她留下,如果我队知青小组及时与她沟通想出个更好的处理办法,如果……可这世界土偏偏就没有可悔的“如果”,而有的只是永远的内疚和叹息。

梅是初六六届毕业生,19692月,我们同一医院的职工子弟一起插队在同一个公社同一自然村,而梅却单独分在村尾的一个生产队。她的住户是一个大家族,两位老人有儿子五个,除老大成家外,其他的都是光棍一条。

梅的父亲早年被打成右派返乡接受改造,她的母亲和我的母亲在我们插队两个月后分别下放到邻县的卫生院,她和我同病相怜,都被造反派视为“狗崽子”无家可归,靠挣队里7分钱一个工日来养活自己。插队第二年,1970年春知青们都与住户分开,住进了知青小屋,另开炉灶了。梅所在的生产队领了国家的专项拨款却没有为她盖房,只好仍留在原来的户主家。19713月中旬的一天,性格内向平常不太串门的梅到我们知青小屋告诉我们,因为她多次拒绝了住户老二(35)的示爱纠缠,所以住户的家人对她已经是一反常态,冷嘲热讽,在地里干活也遭到队里有些社员的闲言蜚语,心理压力很大。梅要求生产队安排她住处,可队长总是找借口一拖再拖。其实我们都明白,当初她的住户主动要求接收一个女知青是出于何种动机,村子里都是族亲,队长他又是同情谁呢?我们几位知青商讨的结果还是继续向大队反映问题,及早调离才是出路。

下旬的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梅脸色苍白的找到我们,说户主一家把她的东西都扔出了门外,她叫我们帮她把谷子扛到新的住处。凄风苦雨中我们知青几个把她被扔在门外横七竖八的行李、谷子搬到了生产队临时腾出来给梅的“住房”——一间刚刚把牛拉走不久,臭气熏天,潮湿昏暗的牛房,周围是村民的猪圈、茅厕、闲杂房。当时,此事此情此景让我们悲愤难抑,还是柔弱善良的梅劝阻我们,她已向大队支书申请调动了,在没改变环境之前她没有退路,要在这劳动挣工分养活自己。我们理解,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她,如此孤苦无助啊!

被赶出门的那几天梅和我住在一起,她曾给我们看过那老二的情书,信中软硬兼施,其中一句意思我记忆犹新:“不嫁给我,你到哪我都要找到,让你无脸见人,不得好死。”分明是威胁恐吓!我气愤极了,叫梅拿到大队或公社去反映,但她不愿意,她意思是调到她姐姐所插队的公社就没事了。

可事与愿违,她姐姐所在的生产队不收留她,理由是地少人多(这是她出事后她姐姐才告诉我的),那么或许梅是绝望了?那晚说好找人做伴的为啥又改变了主意?或许她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狼”?或许就在独居的当晚遭遇不测?要知道那是简陋的牛房,门关不牢,墙头低矮,逾墙而入易如反掌。

还有更离谱的事,当梅的母亲接到凶讯赶来时,村里竟有人指责她干涉女儿婚事,迫使女儿走上了绝路。悲愤交加的母亲向我们知青哭诉:“不久前,当我知道女儿住户的儿子追求她,我只劝她个人问题自己考虑清楚,她如要在农村安家我也不会反对,你想,我家这种情况能给儿女们什么前途?她姐姐决定嫁在农村了,我都没阻止她啊(她姐姐是64年知青)!梅很懂事,心里有事不太对妈说,怕我挂心……女儿死得这么惨,有人还把罪责推到我的头上,我向谁讨个公道啊?  

是啊,梅突然走了,走得那样匆忙,那样不明不白,那些天我们村子里几个知青无限的悲痛和压抑,也在分析着梅的死因何在,总想为她讨个公平的说法。当时我们也想象出发生此事件一定在知青群体中沸沸扬扬的传开了,全大队一百多知青都分散在各个自然村里,可还没集会沟通之前,知青小组长很快就传达了大队支部的指示;公检法的结论梅是自杀。她是资产阶级恋爱观,知青们不要动乱……

不嫁贫下中农就是资产阶级恋爱观?就要受到歧视?简直荒谬!知青们心里不服可又拿不到他杀的依据,就是那封恐吓信从她的遗物中也没找到,她多灾多难的可怜的母亲没上诉(可能是当时的历史背景,她只好认命了)。或许,是梅自己“愿意”死的,在那个年代,多少说不清的“愿意”,多少说不清的无奈!

梅的死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和梅子从小在一起长大,她1.55米的个头,文文静静,在学校成绩也很好。在我们村子的知青当中她挣工分是比较多的。

勤劳善良的她也挺招村里叔伯婶娘们的喜欢,也许就是千万百计挽留她扎根的原因吧。

每当想起梅就心中一阵隐痛,一直感到她的死是莫名的冤……

梅,我常常为你唱知青歌曲《怀念》,寄托着我对“上山下乡”运动中为各种原因而献出宝贵生命的知青战友的深深的哀思:

 

“亚热带的丛林里长眠着你无愧青春,

为什么你孤独地走得那样匆忙,

只留下我们一串长长的思念,

只留下那亲人无限深深的悲伤……

 

作者简介:蒙丽薇,女,广西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