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车田江纪事  

2015-03-23 22:01:55|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田江纪事

伍小戈

近几年来我在一些文章里讲述了当年下放农村的故事,但还从未说过当民工的事情,而这恰恰是一段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下放的那个地方是个很闭塞很落后的穷山沟。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穷则思变”,于是就有了战天斗地和农业学大寨。而兴修水利,则是农业学大寨中的一个主要内容。记得是1972年那个初冬的早上,我接到生产队长的指示,要我去一个叫车田江的地方修水库。当然,同去的还有我们那个公社、大队和生产队的很多年轻人。想到修水库就有饱饭吃了,我心里充满期待!那年我19岁。

车田江位于我们那个县与邻县交界的地方,是条才几十米宽的小河。小河像一条银色的飘带,缓缓地从两边都是高山峻岭的峡谷中流过。车田江水库,就是要在这个峡谷中筑起一座大坝,把河水拦腰截断,蓄水后用来发电和灌溉农田。这个规划当然不错,但问题是,筑坝的材料也就是那一块块巨大的石头,都取材于小河两边的山上,石头爆破后从山上滚落下来,再由民工一块块地运送到大坝上去,滚落石头的地方和民工作业的地方正好都在那个峡谷里,危险可想而知。于是,一幕幕悲剧就这样上演了。

工程指挥部的领导当然也预见到了这种危险,但那时候只有突出政治和阶级斗争,没有“以人为本”,人的生命是最不值钱的。他们做的唯一的一件与这种危险有关的事情,就是在附近的一座仓库里准备了一批棺材,阴森森地躺在那儿等待着它们的主人。

就这样,我和成千上万名与我年龄差不多的农家子弟一起,来到了这个山清水秀却危机四伏的地方。我们这个公社有一百多号人,分别住在几户农民的家里。每间房子的地上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地要睡几十个人。每天天没亮我们就被叫醒,揉着惺忪的眼睛扛着工具去工地,快天黑了才回来。原以为有饱饭吃,到了这里才知道,饭菜都是限量的。开饭时每人一只瓦钵子,炊事员舀上米饭后再放几片菜叶子和辣椒萝卜什么的,我们便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

记得有次一个很会来事的民工闹肚子,不想吃饭,而我们则正饿得慌。于是他就用手指着对面的那条马路跟我们说:“你们来个赛跑怎么样?谁跑得最快我的那份饭就给谁吃。”话音刚落,我们几个便发疯似地跑了起来。那时我很瘦小,虽然拼尽全力跑了个第一,却在最后的时刻因用力过猛向前倾倒,重重地摔了一跤,鲜血不断地从胳膊和膝盖上流出来。端着那碗米饭,我的眼泪直往下淌。

刚到车田江的时候我是打土方,虽然很辛苦,但还算安全。可不久就被调到了搬运队,那是最危险的往大坝上运石头的活儿,把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用粗铁丝套住,前后各两人抬着往大坝上去。在这期间,山上虽然会短暂地停止爆破,但一些已经松动了的石头仍会突然地滑落。我就多次见到过这样的场面:有人被滚落下来的巨石砸得血肉横飞!有的则被夹在两块巨石中间,有时甚至要放炮把巨石炸开,才能把早已不成人形的尸体从松动的夹缝里拉出来……。因为根本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在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员伤亡,我亲眼见到的死人事故就有十几起,工地上笼罩着恐怖的气息。

每天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着,也不知道哪一天灾难会降临到我的头上。不久后,这一天果真来了。

那天下午和往常一样,我们四个人正抬着一快五六百斤重的大石头在峡谷里艰难地穿行,突然听见有人在喊“快躲啊!”抬头一看,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头正从山顶上往下滑落,并向我们这边滚来。我们四个人几乎是同时把木杠一丢,赶紧躲到了我们放下的这块大石头的后面,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只听见一声巨响后,一阵呼啸声从头顶上掠过,然后脚下是强烈的震动!过了好久才爬起来,只见那块滚落下来的巨石就摔在我们身后,地上砸了一个大坑,而前面的那块大石头则已经是四分五裂。如果不是及时丢下木杠,如果不是我们放下的这块石头替我们挡了一下,我们肯定就没命了!

我再也无法忍受,就对同伴们说:“今天差点死了,也快到收工的时候了,我们早点回去吧!”于是大家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惊恐回到了驻地。可万万没想到,刚吃过饭就听到晚上开会的通知,而且还特别点名我必须参加,我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

果然,当我走进会场,只见我们公社的刘书记,也就是这次来车田江的领队,正两手叉腰站在最前边的那盏马灯下,一双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等人到齐后,他开口了:“大家知道今晚的大会是要做什么吗?我们要给那个大右派的狗崽子触触灵魂!他今天狗胆包天,竟然扇动我们的阶级兄弟罢工,破坏农业学大寨……”随后是一阵口号和辱骂声,我也被推到了最前面,脸上还挨了两记耳光。但无论他们怎样声嘶力竭地揭发批判,我始终一声不吭。

据说,那位刘书记去年以75岁的寿命谢世。我并不恨他,但我想,他在临死的时候是不是也想到过车田江?想到过那个曾被他批斗和羞辱的狗崽子?想到过那些死于乱石之中的年轻生命?

被批斗的第二天,又和往常一样天没亮就起来去上工,当傍晚回来经过我们驻地旁边的那个小小的供销社时,我又习惯性地往柜台那边望了一眼。只见那位年轻的女营业员也正望着我。见旁边没有其他人,她便小声地问道:“他们昨晚是在开你的批斗会吧?”我点点头。她又说:“不要紧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老天爷会保佑你的!”那一瞬间,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到这里的那天起,我就注意到了这位姑娘。她长得很美,虽然做着在那个年代人人都羡慕的营业员,但那双忧郁的眼神和有些苍白的面容,却让人觉得她过得并不幸福。

记得有次我实在饿极了,拿着离家前奶奶给我的几毛钱去这个供销社买饼干吃。她把那半斤饼干细心地包了又包,趁我没注意时还往里面塞了几颗糖,然后才递给我,并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但我们始终没说一句话。这次批斗会后,她是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从此以后,我们每次见面也只是默默地对视一下,直到我离开那个地方。

冬去春来,我在车田江的乱石堆里已经干了近半年,躲过了多次劫难。直到第二年春天来临,因为我是生产队的插秧能手,队里便把我叫了回去。就这样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记得回到家里的那天,等候多时的奶奶一见到我就老泪纵横,把我浑身上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然后泣不成声地说:“你总算回来了!我天天都在乞求神灵保佑你,苍天有眼啊!”我也止不住泪流满面。

37年过去了,至今我还常常梦见那怪石林立的山峦。也不知道那些棺材后来用完了没有?不知道今天的车田江是否依然山青水秀?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共和国和今天的人们,知道曾经在那里发生过的一切吗?

 

作者简介:伍小戈,湖南长沙知青。曾任湖南省新华书店副总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