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逝去的初恋  

2015-03-24 21:54:37|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去的初恋

盛中义

  我和柏都是1975年应届毕业生,我们虽然不在一个学校,可都是长影厂子弟,下乡插队时,都被分到了父母单位选择的下乡点。

我们下乡插队到双阳县烧锅公社团结大队,柏被分到了四队户,我被分到了二队户。我们虽然是长影子弟,彼此见过面,但从来没说过话。我们从相知、相识到相爱,可以说是从下乡插队那年,为参加公社汇演在大队一起排文艺节目开始的。

记得当时,大队把排文艺节目的领导权,交给了一个小学校长。因为临近春节了,学校正在放寒假,校长有充分的时间。

我们第一天准备节目时,校长独具慧眼地选中了我和柏演唱二人转《小鹰展翅》。柏在我们团结大队女知青中,称得上是一朵花,长得很像现在央视女主持人文清,因此博得很多男知青对她的倾心和追求。这次抽到大队排练文艺节目的男知青里,也有好几个对她有想法的人。他们看到我和柏在一起排二人转,都挺羡慕,甚至对我有些嫉妒。其实我是一个稳重、内向、理智的人,对于这份“殊荣”,我一直保持冷静,不敢高攀。毕竟人家相貌出众,家庭条件也好,而我相貌平平,又是生活条件较差的工人家庭,实在不相配。所以我在心里一直告诫自己,要尽量与柏保持一定距离。在排练节目休息的间歇,那些对柏“有意思”的男知青,都有事儿没事儿地往柏身边凑,柏却有意躲着他们,有时实在躲不开,柏就索兴坐到我身边,表现出名花有主的气势,令那几个追求她的男知青大为扫兴。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我们排练的节目也有了眉目。一天,大队领导要初审节目,并宣布审查完节目的演员可以先走。按节目出场顺序,我和柏排在了最后,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的节目很可能是这场演出的压轴戏。

审查节目时,外面下起了大雪,一些女知青望着窗外直犯愁,嚷嚷着回去的路难走。柏半开玩笑地说,一会儿“打道回府”让我送她。我点点头。其实我和柏同路,我们户在柏她们户前边,仅一岭之隔,正好顺路送她,只不过要多绕一点弯儿而已。大队距她们户能有七八里地,距我们知青户有十多里地。

大队领导审查完我们的节目,夜幕已经降临。我和柏走出大队部,外面的雪仍然飘飘落落地下着。可不知是苍天有意,还是上帝有情,我们走着走着,雪渐渐的停了。不一会儿,月亮升起来了,给大地照得白茫茫的,我们仿佛走进了白雪皑皑的美丽童话世界。

乡村的夜晚寂静极了,我们边走边聊,谈到了理想,谈到了未来。这时,路边柳毛树丛中突然窜出一条黑影,柏吓得惊叫了一声,一下扑进我的怀里。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如此零距离地接触一个姑娘,一个高雅美丽的女性。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这个大小伙子有些不知所措。我扭头仔细看去,原来是一条野狗,我冲它吼了两声,那野狗便无声地向远处跑去。我轻轻地把柏从我怀中推开,告诉她是一条野狗,不要怕,柏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上个世纪70年代,不像现在的青年男女经常搂脖抱腰的这么开放。那时候,男女拉拉手都是很害羞的。大概彼此都有点尴尬,我们埋头默默地走着,许久无话,只有脚下的积雪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低吟。刚才是一个多么好的激动人心的机会啊,换成别的男知青,也许已就势把面前俊美的柏紧紧搂抱在怀里,美丽的童话变成现实!可我却傻子似的将这难得的机会放弃了。不声不响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柏突然开口说:“中义,我想问你点事,你不介意吧?”我说:“什么事?你说吧。”柏有些支支吾吾地说:“你有女朋友吗?”我摇摇头说:“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啊,就是随便问问嘛!好了,不说这些了……中义,你的声音那么好,那么富有磁性,什么时候再到大队广播站给我们讲小说啊?”我挺认真地问:“你爱听吗?讲得怎么样?”柏说:“那还用问吗?当然很好了!”柏的父母是长影厂的配音演员,潜移默化地多少受些影响,她绝对有这方面的发言权,能得到她的夸奖,我心里有些美滋滋的,笑了笑说:“你过奖了。那是长影厂管知青的带队老师向大队介绍,大队就让我到广播站播讲了几天小说。”柏说:“开始我还以为是广播站请的专业演员播讲的呢!后来才知道是你播的,老乡们都听入了迷,你真给咱们知青脸上增光!不过播讲了几天,怎么就不播讲了?”我说:“当时我白天上工,晚上还得往广播站跑,实在忙不过来,大队看我太辛苦,才考虑让我停播的……”

我将柏送到她们户跟前,分手时,她丢下一句:“你是个好人,只是有点傻……”然后一扭头向集体户跑去。

有了这次“零距离”接触,我和柏似乎有了情感上的微妙变化,排练节目更加投入、认真了。

很快,登台汇演的日子到了,我和柏演唱的二人转《小鹰展翅》获得了极大成功。演出结束后,大队给我们这台演员及有关工作人员摆了几桌酒。席间,大队书记挨个敬酒,敬到我和柏这桌时,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和你的搭档演唱的《小鹰展翅》很不错……嗯,还别说,你们两个在台下也挺般配嘛!”这句话,弄得我和柏满脸通红。

回户的夜路弯曲而漫长,为了怕在乡道上寂寞,我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口琴和柏一边走,一边轻声吹奏起来:“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姑娘……”我把柏送到她们户跟前,柏不好意思地突然塞给我一个小纸包说:“给你,一会儿再看。”然后银铃般地笑着跑去。我打开纸包,原来是柏给我织的一双毛线袜。寒冷的东北农村,非常适合穿这种保暖毛线袜。我站在冰冷的雪地里,望着她跑去的背影,心里却有种暖暖的、甜甜的感觉。这也许是幸福、甜美的初恋降临了吧!

从此我们偷偷地相爱了。

为了避开彼此户友的耳目,我与柏在社员家建立了秘密联络点,互相传递字条和信件,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之间的恋情很快被传了出去。

一天,柏她们户被大队抽去管“育红班”的男知青雨找到我,要跟我谈谈。雨气势汹汹地板着脸告诉我,他和柏早就相好了,让我别在他们中间搅合,并拿出他们一块拍的照片给我看。雨的父亲是长影厂的特技摄影师,他从小就学会了照相,下乡后,他也时常拿着父亲的照相机给社员和集体户的知青拍照。那时照相机是个稀罕物,人们都很羡慕他,尤其在喜欢照相的女知青面前挺受宠儿。没错,我也听人风言风语地说过雨和柏的关系不一般。可是怪就怪柏真的不该“脚踏两只船”,既然如此,我这个“第三者”只好选择退出。

事后,我找到柏,将还没舍得穿的毛线袜扔给她,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身后隐约听见她在抽泣。我想,我们的《小鹰展翅》演唱完了,我们刚刚建立起来的美好恋情也该随之谢幕了。

后来,听说柏考上文艺兵参军走了。临别她托女友转给我一封短信:“中义,临别之时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我和雨没有任何恋爱关系,他只是一厢情愿罢了。我不是那种‘花心女’,你错怪我了。其实我这人挺高傲,轻易不愿意向别人低头服软,因为我没错……既然我们今生无缘,我又何必强求呢?此致敬礼!”

看过这封信,我的心翻江倒海地不是个滋味!我知道,这也许是我一生之中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望着窗外满目的冰天雪地,我突然感觉这个冬天格外寒冷……

一晃30多年过去了,每当飘飘落落地下着雪花,我就会不由得想起柏,想起曾在农村插队难以忘怀的初恋。

 

作者简介:盛中义,男,19757月插队吉林省双阳县山河公社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