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泪洒知青博物馆  

2015-03-30 20:50:09|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泪洒知青博物馆

林云普

20098月,第一座知青博物馆在古城爱辉落成。

811,厦门、浙江、上海、北京、湖南等地赶来的知青朋友1000余人聚集在黑龙江省黑河市的爱辉镇。其中,曾经在爱辉这片土地上生活战斗过的上海知青就有500多人,大家纷纷自掏腰包特地赶来参加“知青博物馆”开馆典礼。

天刚拂晓,我们即赶往王肃大街黑河图书馆附近的一个码头,乘游轮去爱辉镇。乘船去爱辉是早已策划好的事,也得到了500多名回访老知青的一致赞同。于我,航游在黑龙江更是向往已久的事。但听说,为了保证老知青的安全,黑河方面开始还不太赞成我们坐船,经过努力并加强了安全措施,游轮才得以批准开航。

朝阳映照下的中俄两国的界河——黑龙江从容不迫地流淌着。船行江上,两岸风光尽收眼底。黑河——海兰泡,在和平气氛笼罩下,散发着独特的气质——优雅而宁静。这在三、四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那时,由于中苏关系恶化,黑龙江两岸瞭望塔林立,双方军队严阵以待。从内地进入边境,要经过多道关卡,须持有公安签署的通行证或者边境居民证才能通行。我方百姓因水上作业而与苏联军队遭遇的事时有发生,上海知青也有被苏联军队抓去毒打关押的。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俄关系逐渐缓和,和平景象重现。两岸逐渐恢复通航、通商,开放过境旅游。江上航行的两岸船只,可以任意越过主航道中心线,在对方一侧航行,一览异国风光。没有两军对峙,没有剑拔弩张,和平,多么美好!

从黑河到爱辉是顺水,只需两小时左右。游船一路南下拐过一个江湾,远远地,长长的爱辉江堤出现在眼前,爱辉越来越近,老知青们涌向船头,向着岸边高喊:爱辉,我们回来啦!

爱辉镇江岸中心台阶,11名武警战士分立两旁,江岸上闻讯赶来的乡亲等待着知青们的到来。游船终于靠岸了,老知青们手持上海知青感谢爱辉父老乡亲祝贺知青博物馆开馆的横幅走上堤岸,黑河公安交警支队开出最好的大巴士,把我们载向会场。

历时三年的知青博物馆终于建成开馆。远远望去,鲜红色的馆体矗立在蓝天白云之下,立刻让人回想起那激情燃烧的年代。尽管,对于这个馆的建设投资我提出过异议,但在收集、整理知青老照片、知青文物收藏时,还是参与了许多工作。在我看来,如果博物馆的建立能够给当地的旅游业带来收益,也不枉大家忙乎一场。

开馆仪式气氛热烈,身着红衣的上海知青,身着绿衣的哈尔滨知青,在台下形成了鲜明的方阵。有关方面领导,知青代表在主席台上端坐。在这里我看到了侯隽大姐,邢燕子、董加耕等。主席台的一侧有一个长长的签名横幅,老知青们纷纷在此写下自己对知青博物馆的感言。博物馆入口处的捐款台前,捐款的人们络绎不绝,我也捐上区区100元聊表心意。毕竟,这个红色的展馆建在我们年轻时生活、战斗过的这块土地上!

展馆分为“共赴北大荒”、“闪光的青春”、“浴火凤凰”、“难忘的记忆”、“改革开放的中坚”、“两地情”等六个部分。馆内共展出图片1万多幅、文物7000件、油画作品2700多幅,手抄本、歌曲、诗歌等文字资料400多本。

博物馆入口处,迎面一面硕大的知识青年在黑龙江的提示板上贴满了黑白老照片,许多知青在此驻足,寻找同伴、熟人的身影。

目前,这个博物馆的馆藏还不能算十分丰富。和其他一些展馆不同,它更多展示的是我们所熟悉的平凡人的知青生活。那些照片、实物讲述着我们的过去,那些雕塑和实景制作重现了知青们屯垦戍边的场景。宿舍、食堂、课堂、垦荒、筑路、盖房……这里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这里展示的每一件东西,都会触动我们敏感的神经。引得许多老知青在自己熟悉的雕塑场景或者照片前留影。

漫步展馆里,每个人的思绪都回到了40年前。那时候,我们那么年轻,我们努力过,彷徨过,欢乐过、痛苦过。展板前那踽踽前行的每一个脚步,都有一段青春的回忆,都有一段生活的沉重。一位男知青,从进馆开始就一直用一块毛巾捂着脸,不停地擦着眼泪。我想:他如此伤感,一定是哪幅照片、哪座雕塑或者哪段词语拨动了他的心弦。当上学梦破灭的时候,他是怎样依依惜别温馨的家园,登上南下或者北上的列车?在他人生道路上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让他这样泪如雨下呢?

大罕公路的专版前,黄建华指着一张张照片向大家介绍当年艰苦的筑路经历。在一张筑路工地十姐妹的合影里,前排左三的那个女孩叫金建平,她就是在山上筑路感染了出血热,由于救治不及时而不幸去世,当时年仅18岁。黄建华说:“大罕公路对我来说是一场噩梦。如果说筑路经历对于我们男生是一种历练的话,而对于那些尚未成年,不懂得生理卫生的女孩子就太残酷了……”说到在荒山野岭里筑路的往事,黄建华哽咽了……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不想再追问他的大罕故事,从他紧咬牙关的脸庞上,分明可以看到,一个十六七岁少年当年所经历的那难以名状的人生艰辛。

展板有一小段文字这样写道:1000多名上海知青修筑了一条长110公里的战备公路——大罕公路。高强度的劳作造成的疲劳已临近生理上的极限。加上物质的匮乏,还要受到出血热痢疾等疾病的威胁。大罕公路竣工后,县委书记在验收会上翘起大拇指说:上海知青真是好样的!

在展馆的第三部分浴火凤凰展区,有一个震撼人心的群雕——扑打山火。一群青春勃发的少男少女,挥舞着笤帚、树枝、麻袋、衣服,奋不顾身地扑向熊熊烈火!透过雕塑的古铜色,我分明看到了那在鲜红的烈焰中燃烧的军绿色衣衫,看到了那一张张被烈焰炙烤的鲜嫩的汗脸!看到了一具具蜷缩焦黑的尸体!

黑白照片,把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永远定格在那个时代。我那个刚从交大医学院毕业的从不爱掉眼泪的外甥女悦悦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这些孩子上山扑火?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们躲开烈焰?他们为什么会被烧死?他们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一连串为什么让我无语……

为什么?因为他们心中的英雄情结,因为他们心中的国家财产!因为他们无私奉献!于是,他们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医学视生命高于一切,学医的悦悦默默地流着泪水:他们,太年轻了!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博物馆出口处,又是一面贴满照片的墙,这面墙上的照片是彩色的,一张张不再年轻的笑脸,透着一种释然。经历了40年风风雨雨,回首青春往事,我们心中留下更多的是感激,感激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感激生活给了我们历练,感谢黑土地养育了我们、惦记着我们!

从爱辉返回是乘坐大巴,为了保证老知青的安全,黑河方面派出了大量警力,从爱辉到黑河公路上的每个岔道口都有一名交警守卫,防止意外事故危及老知青的生命。这一保护措施令我感动万分!

一路上,我一直在琢磨展馆的前言部分对知青的评语:

随着时光的流逝,渐行渐远的上山下乡运动已经成为历史。但历史不能忘记知识青年对开发建设北大荒的贡献;不能忘记知识青年美好的追求在重重考验的撞击下放射出的耀眼的光辉;不能忘记数十万来自各大城市的知识青年的汇入,迅速改变了一个地区的闭塞环境,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文化资源、人生价值、跨越式改变了这一地区的文化生活和人的素质。这是知识青年贡献中极为浓重的一笔,极大地加快了这一地区现代化的进程。

我想,这个评价应该是很正面很客观的。黑河知青和当地回乡知青也是这样对我说:你们来了,让我们知道了乡村以外的世界。显然,他们的感觉和我们完全不同。看着他们的眼睛,我相信这不是客套。在交通、通讯不发达,电视不普及,Internet 没诞生的年代,也许我们是起到了传播某种信息的作用,给他们的呼吸带去了新鲜空气,给他们的思想带去了飞翔的翅膀。我想,如果我们整整一代人被牺牲的青春,给一个乡村乃至一个地区带去了文明,那么这种牺牲还算有点值得!尽管,这代价实在是大了点!

作者简介:林云普,女,上海知青。19691116日赴原黑龙江爱辉县爱辉公社西三家子生产队插队落户,现任上海联吉合纤有限公司财会部经理。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