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最后的知青  

2015-03-06 21:29:30|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知青

禹正平

一头挑着笼子,另一头也挑着笼子。三步一回头,我真舍不得就这样离开生活了两年之久的“知青之家”。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上面一声令下,凡属未婚知青,两天内须全部返城。我们“知青之家”的三男三女,来不及告别,来不及回味,就这么默默踏上了归程。

当小张从公社带回返城的确切消息,我们六个最后的知青惊喜地拥抱在一起,不知谁先落泪,感染得大家热泪潸潸。

我们踏上去大队部的那条乡间小道,心情颇像田野里的风飘忽不定。没有了往日和谐的欢笑,也没有了平常的低声吟唱,未来宛如脚下的路,延伸着莫名的喜悦与淡淡的忧伤……

1977年那个不平常的秋季,我们轰轰烈烈地来到了湘西南大山里的双罗大队。老队长用米筛盛满了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花生招待我们,他那张胡子拉碴的脸很慈祥,质朴的笑常开不败。一边吃花生一边问我们,谁能答出花生是长在什么地方的?我们齐整整地回答:是长在花生杆上的。他的笑便荡漾开去,说:明天,带你们扯花生去。

从肥沃的黄土地里小心翼翼地扯出一兜花生,那根部的须须挂满了带着母土的淡黄色花生,我惊讶地睁大双眼,这沉寂的黄土地哟,何以蕴藏着这么多的奥秘。

和老场长赶花粉是一种乐趣。当三系育秧的父本与母本的花期悄悄相遇时,我和他用一根长长的牛绳横在试验田中间,飞快地从这块田赶往那块田,而且太阳越毒越要赶得勤。因为没有阳光,花朵就闭了口。牛绳像一张弓,在淡黄色的稻穗上闪过,回望艳阳下,那嫩黄色的花粉便飘落在刚刚赶过的稻田中。

在大队部办完最后的手续,已是繁星满天,田塍中的青蛙在呱呱呼唤。山村的夜,还是那么漫长。我便有了一种惆怅,一种失落和一种折磨人的躁动:

我锄完的那块地,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是种瓜还是种豆?

我浇灌的那个菜园,在没有我的岁月里,是收获葱绿还是艰辛?

再也不能守在静静的田头,依着长长的篱笆,浴着暮归的蛙声点燃一支香烟,疲惫而舒畅地吸着……

哦,我最后的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