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老插情结  

2015-03-06 21:39:03|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插情结

刘国忠

幼时读“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并无太深感受。经历了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经历的人生大变故,才真正了解白居易这名句苍凉的内涵。

我们不像北大荒知青,他们过的是农业工人的群体生活,多少有份工资。我们散插在群山峻岭的各个院落里,知青聚一次会也得翻坡爬坳走几十里山路。那时年轻,劳累贫困倒在其次,最难耐的是寂寞。山沟沟里半年功夫半年闲,一入冬,就实实在在闲下来。闲下来,便漫山遍野迎风踏雪游走。不带钱也没钱可带。走到哪是哪,有知青便有我们的家。认识不认识三两句话就亲如兄弟姐妹,就倾其所有管饭管菜,挤进谁被窝里就睡。我们去素昧平生的知青“家”做客,素昧平生的知青也常来我“家”做客。

因为红五类出身,我比一同下放的大部分知青早返城几年。我还在一家耐火材料厂与烈火高温为伍时,几位插哥正以民工身份参与湘黔铁路的建设,好几个月就住在离我们厂三四里地的民房里。我那间住有好几名青工的集体宿舍就成了老插们三五天一聚会的据点。我那几个月的工资就全贴了进去,结余的粮票也全给了他们。其中有好几位先前并不认识,但只要自报插哥身份,我们就是兄弟姐妹。

十年前去湘西苗寨采风。那时我在卫生部门,进了苗寨先去当地卫生院借宿。卫生院的秦会计是边城下放的知青,因在当地娶妻生子,知青大返城时没回去,要求安排在了当地工作。一聊一侃知我也是老插,客气得就不比一般。第二天将我们请到他家,亲自下水田捕捉田鱼,扎扎实实招待了我一回。临走时,又在卫生院杀鸭剖鱼置酒,痛快酣畅拉扯到深夜。别情依依,难分难舍。

数月前下乡采访,与本市相当级别一位官员同行。我是早做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准备。不料他主动问话,他说他也是插哥,兴致勃勃谈起我们这一代人的共同话题,情亦真、言亦切,与主席台上判若两人。到采访结束同车回家,我们已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相见恨晚了。

老插情结里,分明蕴含着许多被现代人遗弃了的美丽,散发出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我想,最终抵挡不了这种魅力的恐怕不只是老插。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