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写《小巷谣》  

2015-04-07 21:00:39|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小巷谣》

刘建华

“一二三四五,牛皮蒙大鼓;过了东关桥,就是宝庆府。”这是一首流传于湘西南一带的古童谣,我的长篇小说《小巷谣》,写的就是歌谣里的宝庆府。《小巷谣》2006年付梓,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小巷谣》是一部描写小巷生活的小说,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古城邵阳市街闾巷里生活为背景,通过一些应届毕业生面临的升学、下乡和招工分配,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内心活动,刻画了少男少女朦胧的初恋,再现了古城邵阳的风土人情和当时人们的生活习俗。

一九七三年初中毕业后,我辍学了,那年我十七岁,接着两年在家等待分配工作。为生活计,我靠打零工挣钱糊口,那期间做过装卸工、泥瓦小工、打土方等临时工。大约七四年的时候,我开始着手写《小巷谣》,白天打零工,晚上就在小木楼里写作,大概写了一年多,估计写了十余万字。七五年下半年我接到了上山下乡的通知,小说未写完就搁笔了,和以前写的一些短篇小说一起塞进了箱子里。在千千万万的上山下乡知青行列中,我背起了行囊,只身插队到老家—一涟源县一处偏僻的小山村,当了三年地地道道的农民。在乡下,我凑在煤油灯下伴着虫鸣,写了一些农村题材的短篇小说、计划生育方面的小品和三句半,自编自导参加了大队文艺宣传队巡回演出,七七年冬顶职返城。八十年代初,因工作关系,我成了一名专职画家、摄影家,从此无缘爬格子了。

三十年后,我到了知天命之年,一次偶然翻出这些陈旧的东西,唤醒了对少年时代的记忆,有一种莫名的感触与冲动,我从一堆杂乱的沾有鼠尿味的故纸堆里,挑选出《小巷谣》手稿,决心整理成集完成少年时代的梦。于是,我翻阅了大量邵阳文史,搜寻天文地理,名人佚事;风土人情,民间习俗;童谣俚语,地名传说等素材。写作期间,为了安排书中人物的活动区域,我详细绘制了小城地图,走遍了小城大街小巷,为了印证历史古迹,我常常徘徊在己消失了的空地前;为了搜集己渐渐退出人们口语的方言俚语,我访问了无数老人;为了写“老三届”知青,我和他们促膝长谈……字里行间,我尽量能将那个年代的邵阳风情见诸于笔端,还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本来面貌。宝庆古城,历史悠久,举凡天文地理,街闾巷里;风土人情,民间习俗;童谣俚语,地名传说,有如瀚佚的历史长卷,云龙见其首而不见其尾矣。伏案笔耕半载有余,终于完成了这部二十七万余字的长篇小说。

我所居住的小城邵阳市以前叫宝庆府,有二千五百多年的历史,地方志记载,相传西周的时候,有一个叫召伯的王族曾南巡到过这里,春秋末年楚国大夫白善就在邵阳筑城号称白公城。邵阳隋朝以前设郡县,隋末时建州,唐朝时叫邵州。南宋理宗赵昀作太子时,曾被封为邵州防御使,他登极做皇帝时年号宝庆,就将邵州升为宝庆府了。从南宋以后,元、明、清、民国几个朝代,就一直沿袭宝庆这个名称,因此,外地人称宝庆人为“宝古佬”。这里历来是蛮峒境地,地域文化孕育出古城人的性格,小城人民风强悍,桀骜不驯,历史上曾先后出了杨再兴、曾国藩、魏源、蔡锷等名人贤士。

 小城房屋鳞次栉比,远树笼烟;街巷闾里,阡陌纵横。穿城而过的邵水河与傍城而下的资江汇合,二水接口处的水府庙边,双江似练,远航归帆,小城仿佛一个浣纱小憩的睡美人。城里古迹颇多,遗存的明朝洪武年间的石城墙最有名,城墙下有许多大街小巷,我书中的平民百姓就生活在这里,那是一群最底层的小人物,有皮匠、剃头匠、搬运工、小商贩等等,他们生于小巷长于小巷甚至死于小巷,饱含酸甜苦辣的“小巷谣” ,就是由这些小人物在不同的心态下唱出来的,演绎着人们的喜怒哀乐,家家户户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奔波。《小巷谣》着意塑造出曹冠平、石疤子、林茉莉、二妹子、猴子等年轻人的形象,让他们在情感的厮磨中,在理想的美好和现实的残酷碰撞中,透出各自秉承的古城人的特质,他们担负起生活的重担,在沉重中追求心底不会消亡的美好。他们有的在极“左”狂魔肆虐过的文化的废墟上,苦苦寻觅着文明的星火;有的出身卑微,却热肠傲骨,直率仗义;有的流气痞俗,心底的善良却从未泯灭,比那些满嘴“革命”的正人君子来得可爱;有的笃守心中不渝的爱情,竟跳塔身亡······

过东关桥进城不远,东门口有一条曹婆井巷,巷子狭长曲深,夹着一道弯弯的天空,街两边是湘中一带的竹筒式青瓦木吊楼。进巷口十来步,街边有一口曹婆井,传说与古代叫曹婆的女人有关。那时小城还莫形成,这里是东门渡口去北门渡口的过境小巷,巷口住着一个叫曹婆的老妪,她在自家院子里挖了口井,取井水酿酒靠开酒店度日子。传说,仙人吕洞宾常来店子喝酒,曹婆见他衣着褴褛像叫化子,从没讨过酒钱。有一天吕洞宾离去时,朝井里投药丸把井水变成了酒,曹婆因此就富了。三年后吕洞宾又来了,曹婆贪心说有酒没得酒糟喂猪。吕洞宾说:“天高不算高,人心节节高,井水当酒卖,还说猪无糟。”就又往井里放药丸变回水了。从此,人们便将这井叫曹婆井,巷子叫曹婆井巷了。曹婆井巷分上、下曹婆井,巷子里住着百十户人家。

上曹婆井的井台边,临街木楼里住着一户曹姓人家,小职员老革命积极带头送三儿子上山下乡。和曹家共一条小弄子的石屠夫家,六六年独生子石疤子瞒着父母下乡去了农村。巷口拐弯角金家小寡妇是老知青,户口在农村属“黑户口”,男人死后靠摆水果摊谋生和瞎眼婆婆过日子。巷口的牛皮匠为了三儿子下乡的事攀附权贵,不惜将大女儿嫁给一个又跛又蠢的人换取一张留城证,大女儿为此跳塔身亡。牛家隔壁的装卸工红鼻子家的二妹子,按政策属留城对象,因为家里没权莫势而下乡。巷尾蔡家院子东屋的剃头匠驼四爷,为小儿子留城东奔西走。院子西屋的那个朱胖子,仗着是“知青办”的干部大肆玩弄女性和敛收钱财。下曹婆井里白家巷子何家是个拖板车的,何家大伢子和牛家大女儿从小青梅竹马,又一起上山下乡,因女方大人不同意婚事,竟双双跳塔殉情。

曹婆井巷是城中一条典型的巷子,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我书中的主人翁就住在这里,一些重大事件也发生在这里,并从这里铺张开來,幅射城中大大小小的巷子,于是,小城巷子与巷子之间,演绎出了一幕幕人间悲喜剧。

读《小巷谣》,犹如在听一首沉甸甸的叙事性的民间歌谣。歌者也许是你的朋友你的熟人,也许就是你自己。于是,一种亲切感一种很贴近的东西,不停地向你袭来,让你获得不易得到的阅读快感。

《小巷谣》将故事和人物全都浸泡在浓浓的世俗风情中,人物活动在湘中古城沉淀很深的历史文化大的背景上,用不少篇幅来写古城的历史风貌,写小巷的风土人情,用了不少湘西南邵阳地区的方言,这加浓了小说的乡土特色。

《小巷谣》不追求大起大落的情节,她用散文化的调子,貌似散淡地随意将故事铺展开来。儿时在渔鼓场听盲艺人唱渔鼓,似懂非懂。艺人一边嘭嘭地敲着他的竹筒、蒙着蛇皮的渔鼓,一边用他苍老的略带嘶哑的嗓音,很随意地悠悠扬扬地唱。就在这种“随意”中,一个故事就不知不觉地唱完了。

《小巷谣》记录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身边所看到、听到的一些事,有些是当时我经历过的,具体环境是我所处城市的真实地名,书里描述的事件、人物、故事情节虽是虚构的,却是当时那个年代的写照。

《小巷谣》长篇小说能如愿完成,我要感谢那些撰写邵阳文史的前辈们的大作(恕在此不一一列举),使我有幸在翔实的史料中查找资料。同时,感谢中国摄影家会员、著名摄影家谢正之老师,不辞辛劳陪同我走街串巷搜集素材和实地考证,并提供许多邵阳历史的珍贵老照片;感谢国家优秀人民艺术家,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原湖南省文联主席陈白一先生,为小说题写书名;感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樊家信先生,在他写作长篇小说期间抽出时间,挑灯审读《小巷谣》,提出了许多宝贵的修改意见,并为之作《序》。

往事如烟。细细觅来,惨淡经营,勾勒如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宝古佬”,我感到欣慰了。

 

作者简介:刘建华,湖南邵阳人,1956年生。1975年下乡于涟源县,77年招工返城,邵阳市双清区文化馆美术干部,系中国艺术摄影会员、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摄影家协会会员。艺术简历入编《中国摄影家全集》、《世界华人文学艺术名人录》等多部辞典。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