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知青与接受再教育  

2015-07-19 22:46:21|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与接受再教育

沈善增

说“知青”,我忽然想到,词典里是不是收了这个词?到网上《词霸》里一查,有。“中国在本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对知识青年的简称。特指那时受过中等文化教育,以后又上山下乡参加劳动的青年。”

在长篇小说《正常人》里,我写了一段为“上山下乡”辩护的话,摘引如下——

“你说的都是事实,这些我在农场早就看到了。但是,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有更加深远的意义。农村人多地少,农民意识,这些他不会不知道,但他还是要叫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他不能说让贫下中农接受知识青年的教育,这样农民更加反感。以前毛主席是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不说什么再教育。现在大批大批开下去,就要给农民戴戴高帽子。为什么要叫知青上山下乡?是城市里劳动力安排不了?以前城市里年年在安排,年年都安排了。就算上海人口密度太高,也可以叫上海人支援三线,支援甘肃、青海的工厂,不必要搞全国范围的上山下乡。上山下乡国家的投资也不少,插队每个人安家费就几百元,还有车费、单位补助,也要几亿元钱。为啥要这样劳民伤财,明知农民不欢迎,知青又不肯走,一定要把知青塞到农村去?毛主席这是煞费苦心。他要缩小三大差别。哪怕苏州乡下、上海郊区,农民生活还是跟城里人不能比,所以一根稻草也要往家里拿。农民为啥苦?农副产品价格太低……工人赚的钱,实际上是赚了农民的钱。过去国家要提高粮食收购价,城里人就不情愿。人都是只看眼前利益,只看自己利益的。要发档下来,横解释竖解释。现在毛主席想出办法,要让你们城里人平均一家有一个在农村,这样,城里人和农民就血肉相连、痛痒相关了。每个月给插队的儿子女儿五元、十元地寄去,还要寄吃的用的包裹去,城里人对乡下人的苦就有感性认识了。以后,再要提高农副产品价格,城里人就无话可说,工农真的变成一家人了。”

这是当时一部分努力要想通、要上进的“正常人”知青的真实想法。这种想法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自有其历史价值。从认识价值角度来看,我现在觉得,这种想法的幼稚在于,把“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看成是推行“上山下乡”政策的策略手段,有本末倒置之弊。

实际上,上山下乡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最高指示发表以前,就开始实行了。 66 届的初、高中毕业分配就有到农村去的。大部分是去生产建设兵团与国营农场,也有少数去插队落户的。但从 12.21 最高指示,发表以后,上山下乡运动才算正式开始。因为运动性质定下来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不是去“大有作为”,去改造农村、教育农民。在这之前,许多知青写血书要求上山下乡,到最艰苦的农村去,确实是满腔热情,但也不无把革命的火种传向农村,去拯救、改造落后贫穷的农村的雄心壮志。这种想法,与文革的上山下乡运动的宗旨是不符合的。

现在回头来看,很清楚,说这句话,就是要原来因为政治需要被冠以“红卫兵”之名、捧到天上的青年,重新坐回到受教育者的位子上。以今天时髦的话来说,就是剥夺了“红卫兵”的话语权。“为了打鬼,借助钟馗”,红卫兵也是被借用来打倒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钟馗。只是这一大批钟馗都是涉世未深、童言无忌之辈,又心气浮躁、不好控制,所以省市一级的夺权基本结束,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一大批完成了历史使命的钟馗的善后处置问题。重申“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全国人民学解放军”,派军宣队、工宣队进驻学校,提出“学生以学为主”、“复课闹革命”,还不能根本解决问题。我就读的金陵中学,是上海市“大联合”“复课闹革命”最早的学校,结果不出数月,又校内武斗,引来了解放军。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了“接受再教育”的“上山下乡”运动,一方面解决城市青年的就业问题(但这不是主要的,在当时的计划经济,高积累、低工资的条件下,城市消化当地的中学毕业生,还是不成问题的),最主要的让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农民来管一管被运动冲昏头脑,变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学生。

现在来回顾上山下乡运动,可以看到许多很有意思的东西。

譬如,话语的平滑衔接、转移,悄悄地变性,比“杯酒释兵权”还要漂亮。红卫兵从掌握生杀予夺天赋权力,不可一世的革命小将,一夜之间变成了“接受再教育”的对象,而地位发生如此急剧变化的当事人竟浑然不觉,许多情願不情願到农村去的青年,有上进心的,总还是怀着到农村去大干一场的梦想。

又譬如,知青很快认识到自己的前途不在扎根农村,而在尽快跳出农门,于是,就开始与农村里有权的各级干部拉拢关系,进而送礼、行贿。而农村干部很快学会了受贿,胆子越来越大,眼界越来越高。反正中国几千年来积淀的一套散发着腐朽味的人情世故、潜规则,我都是到了农村后才渐渐知道的。因此,可以说,上山下乡之前的青年如果还有些天真的革命理想的话,上山下乡之后的知青,就非得从梦想回到现实中不可。所以,上山下乡是个名副其实的世界观改造过程,是个痛苦的过程,只是改造的方向不如发动运动者所願。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山下乡运动,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必然不能达到。虽然有许多知青可能到今天也没明白提出“接受再教育”的战略深意,但现实教育知青,你只有意识到自己不再是“红卫兵”,不再是“革命小将”,而是“接受再教育”的“知青”,你才可能争取到一个好的前途。本来,一直是提“青年”、“青年人”的,特别在“青”字前加个“知”字,不是提醒你有“知识”,而是提醒你身上有“知识分子”的臭老九味。一代知青从“革命”转向“实惠”,对中国人的精神面貌,是有很大影响的。这种影响是积极还是消极,我无法评说,或许也不能简单地以“积极”、“消极”来加以评说。

但今天反观“知青”时,我更想说的,倒是文革中炮制出来的“青年”天然革命,新生事物就是好的话语,这种话语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中国人的思雄。鲁迅先生其实早对这种庸俗的“进化论”有过反思。从文革中话语的演变来看,完全出于某种政治的需要;从哲学角度说,是斗争哲学的产物。如今所谓的“代沟”,就是这种思路下产生的概念。斗争哲学的思路,与今天建设和谐社会的目标是格格不入的。青年人要接受教育与再教育并不错,错的倒是在把青年的革命性强调到不适当的地步,利用以后,又要给他们套上笼头。

 

作家简介:沈善增:知青作家,知青历史学家,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著有著名知青长篇小说《正常人》,其后转研究历史,著有《遣吾庄子》、《还吾老子》等学术著作,颠覆了前人梁启超,冯友兰,钱穆等大师级人物对老、孔、庄等大家论著的误释。是史学界本世纪最伟大的成就!至今学术界仍无人能够提出反证!现为老子、孔子、庄子学说注释的权威!这也是知青的巨大光荣!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