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从富国归  

2015-07-25 13:54:21|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富国归

唐尧

那年八月底,我们来到澳大利亚考察访问,住在悉尼市。这里虽是严寒的冬天,夜里飞雪漫天,但是白天太阳一出来,雪就融化了。三叶草、黑麦草青绿绿的铺天盖地。红艳艳的山茶花、月季花、樱桃花……装点着每条街道、每个村庄……这哪里是冬天?这里简直是草的世界、花的世界、春的世界!

越富越讲节约

我们的飞机抵达澳大利亚悉尼市时,已是凌晨4点钟,艾塞尔公司总经理皮克先生接待了我们。他曾作为澳大利亚援建南山牧场澳方人员在湖南工作过。他以公司的名义请代表团的客。

老板将菜单递给总经理,总经理笑着说:“中国客人,你喜欢哪样菜,就点那样菜。”

团长接过菜单,在菜单上用圆珠笔勾了“大盘鲜虾”、“大盘羊排”、“大盘牛排”、“大盘龟鱼”……

好家伙,一连勾了十七盘主菜,法国白兰地要了三瓶,饮料要了十二瓶。

我们代表团仅六人,加上总经理也才七人,平均每人2.4盘菜,3.1瓶酒和饮料,再大的肚皮也装不下这么多的东西。结果,一桌酒菜还剩下三分之二。我发觉皮克先生似乎有些许的不快。记得在庆祝中澳南山畜牧项目成立澳方举办的“宴会”上,澳方仅给中方工作人员每人一瓶饮料,十几个纸包糖,三十几粒花生米,人家是讲究节约,反对浪费的。

后来,代表团为了节省开支,中餐、晚餐自己买菜,在宾馆自办伙食。

一天下午,正当我们洗的洗菜,切的切菜时,总经理皮克先生走了进来。他和我们一起摆桌、端菜、品尝,并从衣袋里掏出白兰地酒,每人面前倒满了一杯,他举起杯来,高兴地说:“干杯!”

酒过几巡,总经理带来的这瓶白兰地酒,剩下不多了。总经理说:“谁还想喝?”他见谁也不喝了,便说:“浪费不好!你们不喝,我就带回家了!”他将剩下的白兰地酒装进了衣袋。

回到了住房,我们又发起了感慨,获得了教益。人家越富越讲节约,我们越穷越讲吃喝,越讲面子。群众批评,有人一餐吃了一头牛,有人(坐小车)坐了一幢楼。这个批评很形象,很值得我们深思。

越富,越不得了

一天,主人开着车,陪同我们参观悉尼歌剧院,它设计的奇巧,施工的精密,室内的豪华,真令人赞叹不已。

我们坐在歌剧院舒适的座位上,闲聊中向主人提出了一道问题,澳大利亚有没有最感头痛的问题?

“这个问题够意思!”总经理皮克先生静默了半分钟,说道:“澳大利亚是个很富有的国家,然而越富,越不得了!”

“越富,越不得了!这是为什么?”

“第一,越富有,越容易使人满足!不愿再动脑筋,向科学高峰去攀登!这样,会导致我们国家倒退!”总经理边讲,边伸出第二个指头。

“第二,越富有,越会滋生懒惰!不会象我们的祖先那样,天天勤奋耕耘在荒山野地里,为子孙后代流血流汗。”

我们插言道:“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总经理伸出四个手指,板着指头说:“第一,我们广泛开展‘越富有,你怎么办’的讨论,使大家知晓历史,把握现在。”

“第二,重视教育,尊重科技人员。对那些有贡献的科技人员给予高薪,给予重奖,鼓励科技人员向高科技进军。”

“第三,国家制定控制腐败政策。比如,国家法律规定,孩子没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力,也没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父母去世后,儿子三年内必须把家产买回去,如果买不回,就由国家没收了。这样,促使我们的后代勤奋努力,艰苦创业。”

“第四,国家成立了专门机构,研究治理‘富贵病’。”

“真是穷有穷的难处,富有富的矛盾!”我们笑着说:“富帮穷!矛盾不就合二为一了吗!”

OKOK!”总经理说着,领着我们走出了歌剧院。

祖国人民欢迎你

主人驾着轿车,送我们到南边的海湾上,观赏一番后,他问我们还想到什么地方去看看。

“到唐人街看看,怎么样?”我提议。

大伙赞同我的意见。

小车驶进了唐人大街。

唐人街,都是华人经商的地方。这里,有豪华的商业大厦,有美丽的中国大酒家,也有斑驳陆离的夜总会,还有五彩缤纷的游乐场。

我们走进一家华人开办的酒店,店主以为我们是日本人,他带有几分奉承的口气说:“欢迎!欢迎!欢迎日本客人!”

我们相互一笑,在餐厅席位上坐了下来。店主递来一份菜谱,问我们想吃点什么。

店主见我们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说:“你们是大陆来的客人,我把你们当日本客人了,真对不起!”

“你怎么把大陆客人当作日本人呢?”小冯笑着问店老板。

“大陆客人与日本人,都是黄种人,个子差不多,长相、穿着也不相上下。所以,日本人、大陆人都有点难分。”店主解释道。

我们点了几样菜,店主特意问我们要不要辣椒。他说:“上海人喜欢吃甜食,湖南人喜欢吃辣椒,不知你们是上海人,还是湖南人?”

我说:“我是湖南人,没有辣椒吃不下饭。请给我开个小灶,专炒一小盘辣椒吧。”

在言谈中,广东的严大姐听出店老板是广东口音,便问:“你是广东人吗?”

“是!是!我是广东潮州人!”店老板高兴起来。“你家里还有亲人吗?”

“有!有!有年已八十六岁的老母亲,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你回家探过亲吗?”

“回家探过亲,那还是文化革命时期,不回还好些,回了家害得老母亲挨斗!弟弟挨斗!”

“后来,你回去看望过老母亲吗?”

“不敢回呀!怕连累老母亲哩!”

“你不思念老母亲吗?”

“想!想!连做梦都在想念自己的亲人!想念自己的家乡!”说着,说着,店老板喉咙梗塞了,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文化革命的作法是错误的,现在我们国家搞改革开放;回家探亲,回家投资搞建设,祖国人民欢迎你!”店老板的夫人紧紧握住严大姐的手,含着热泪,说:“金窝银窝,当不得自家的烂狗窝!我们就是盼望着回家探亲的这一天哩!”

留学生的心愿

访问第二天,总经理皮克先生另有它事,他安排了一辆轿车,送我们到几家公司、工厂参观。

回来的路上,我们才知道开车的司机是中国留学生,叫刘绍君,上海人,是悉尼农业大学的研究生。我们留小刘一起吃了晚饭,过后又一起拉起了家常。

“澳大利亚有多少中国留学生?”宗教授问。“悉尼农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有58人。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我没有统计。”小刘说。

“你们留学生的生活情况怎么样?”小朱插言道。“我们58人中,有42人是自费生。自费也好,公费也罢,都是坚持勤工俭学。晚上、星期天和非上课时间,都进工厂做工,上饭馆端盘子、洗碗碟。我是自费生,学会了开车,比起去工厂做工,上饭馆端盘子,收入要高一点。”刘绍君笑着说。

“又读书,又做工,你们吃得消吗?”小朱又问。“要学习,要生活,再苦、再累也得干。”

“小刘,你出国几年了?你们留学生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老严提出了我们最想了解的问题。

刘绍君坦率地说:“我出国三年了。我们留学生最关心的有三个问题:第一,希望祖国在政治上稳定,不要时而左,时而右。这一点是我们留学生的共同愿望;第二,希望祖国强大起来,坚持改革开放,尽快把经济搞上去,没有经济实力,人家瞧不起我们!”老严说:“祖国富强起来,大家都有责任,你们留学生也不例外呀!”

“严大姐说得对!这也是我们经常谈论的问题。留学生中,有准备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也有少数人在澳大利亚申报户口安家的。祖国花那么多的钱,培养我们大学毕业,现在出国深造,学了一点本事,应该为自己的祖国建设、自己故乡的建设尽一份责任!出一份力!现在留学生中,有一个共同的顾虑,也就是留学生最关心的第三个问题,有人认为留学生为了高薪,缺乏爱国主义精神!我们留学生碰在一起,就议论这个问题。”小刘站起来,心情很激动,又说:“其实并不如此,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怨家贫’!当然,嫌母丑,不爱家,不爱国的留学生有,但大多数留学生是爱国的,是想为祖国建设出力的。”

“古人云:‘君子重义轻利’、‘士为知己者死’,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有着报效祖国,献身事业的传统美德。刚才小刘的一席话,充分说明,当今留学生更有着报效祖国、献身社会主义事业的高贵品德!我觉得,祖国人民应该理解你们,你们留学生也应该理解祖国人民对你们的殷切希望!人与人之间,朋友与朋友之间,祖国人民与留学生之间,都要相互理解,多给一点关怀,多给一点爱护,多给一点帮助,做到真诚对待,心心相印。只有这样,‘老九’自然会飞回祖国的!祖国人民会热烈欢迎‘老九’的。”

刘绍君被宗教授的肺腑之言,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紧紧握住宗教授的手,感慨地说:“谢谢!谢谢老教授!祖国人民心中有我们,我们留学生心中必然有祖国!”

南海湾钓鱼

吃过早饭,我们坐上公共汽车来到澳大利亚悉尼市南海湾,车站出口处,只见一个显目的招牌上写着:“海下动物园,欢迎你到海下一游,海下世界将给你带来无穷的乐趣。”

我们来到海下动物园,沿着海下动物园示意图向海下世界走去,走到二道楼梯旁,就坐上了依次通往海上的每个水族馆的电梯,便开始了海上世界游乐之旅。我们观赏游览了龟鱼馆、鳖鱼馆、鳗鱼馆、龙虾馆、海蟹馆、海螺馆……那四五百公斤重的一只大龟鱼,那三百多公斤的大龙虾,那五六百公斤的大海蟹,那几吨重的大鳖鱼……啊呀呀!你不由得惊叹:海下如此丰富多彩!最吸引游人的是那些大龙虾了,这身披五颜六色的铠甲!舞着花纹斑驳的多节钢鞭,俨然似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游览了海下世界,我们便向南洋海边走去。这时,丽日高照,好一派天涯海角的世外桃源!我们沿着海边向沙滩上走去,沙滩是白色的,而仔细观察却是粉红色的。缓缓过去,海浪漫过的海滩踩不下脚印,但站定时却觉得一直往里陷,海要在温情中吞没了你。海边沙滩上,不少游客在玩水戏沙,把自己投入海口,埋入沙中,想溶化于自然。我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观望着碧浪滔天的海水,心中赞叹:人啊!真是太渺小了!

我们来到南海湾钓鱼台,代表团的同志纷纷参与钓鱼竞赛。这里钓鱼,先交十澳元的抵押金,领取一杆钓鱼杆。如果你在规定的时间钓上规定的鱼量,不仅十元抵押金退还给你,还可得到翻倍的钓鱼奖。

其实钓鱼十分简单,用竹板缠起绿色的或透明的尼龙丝线,顶端系上二个鱼钩,放上饵食,再在下边系上铅块或铁块,向碧蓝的大海抛下去,就可以等待“愿者上钓”了。

南海湾的鱼儿较多,而且容易上钩。钓鱼线下海不久,岸上就响起一片欢腾,小朱钓上一条大红鱼,老严钓上一条带丝鱼,小冯钓上一条花斑鱼。

杨团长钓了好久,一直没有动静,同志们都嘲笑他,他却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神态,过了好几分钟,只听他忽然大喊一声:“愿者上钓了!”双手把钓鱼杆拉起来,两个钓钩上竟然都有鱼,引来了一阵欢笑声。

钓鱼结束的时间一到,杨团长和我领了钓鱼奖,其余4个同胞钓鱼抵押金泡了汤。

杨团长风趣地说:“今晚我请客,我熬鱼汤给你们喝!”

一连串的笑声在钓鱼台上空响起。

贫民区,富翁区

司机很文静,也很随和,他了解我们这些外国佬,想利用短暂的一天,逛逛大街,看看大海,游览一下悉尼市值得一游的景点。

上午,他开着车,让我们走马观花。小车从东边开到西边,又从南边开到北边;从繁华的商业中心到郊外的避暑山庄,从著名的悉尼市大桥开到东海湾 的水上游乐场……让我们这些异国人尽情地欣赏这个海上都市的奇趣。

车子开得很平稳,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闲聊。什么澳大利亚悉尼大桥呀,什么世界著名的悉尼歌剧院呀,什么东海湾水上游乐场呀等等,他介绍得头头是道,真象一个出色的宣传鼓动家。特别是当他谈到“贫民区”与“富翁区”时,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

小车驶进喧哗的悉尼市商业大街,一栋接一栋整整齐齐、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三十几层、四十几层直冲蓝天。司机介绍道:“这是悉尼市的贫民区。”“怎么?这样的繁华大厦是贫民区!?”我们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待小车司机道个明白。

“对!这是贫民区。”司机回答得很干脆:“这里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大厦一层是商场,二层是公司办公场地,三层以上住的是贫民百姓。”我们觉得好奇,高楼大厦住贫民百姓,那富贵人家又住什么地方?

“这是富翁区!”我们心里的疑团还没解开,司机又向我们演讲开了。我们向窗外望去,只见公路两旁的山坡上,一栋栋花园式的避暑山庄浮现在眼前。

“这些地方居住的都是些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他们爱的是山,爱的是树,爱的是花,爱的是草,爱的是水,一句话,他们爱的是环境清静优美!”

这才解开我们心中的“贫民区”与“富翁区”之疑。

下午,司机则采取下马观花的游览方式,重点观看了悉尼歌剧院、游乐公园、唐人大街。当我们游览海边一条街时,简直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新的天地。

这条街道上,没有机动车行驶,连一辆自行车也没有见到。街道中心是花园,花园两旁是琳琅满目的各种旅游商店,门面整洁而精致,商品种类繁多,任你随意挑选。街道上非常幽静,一群群旅游者步行在商场上,步行在街道上的花园中。

我们参观团的同志,各有各的爱好,有的逛商场大厦,有的观服装世界,有的看首饰天堂,陶醉于琳琅满目的商品世界。

宗教授有他的独特爱好,也许是吃了一辈子“粉笔沫”,又长年住在北方,在风沙、干燥、烟尘中生活了几十年的缘故。今天,在悉尼的这条街道上,他一下置身在这样湿润的、洁净的、芬芳的环境中,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境界。他看看排列得横竖成行,浓淡相宜的盆景花;闻闻石阶栽种的层层叠叠,葱葱茏茏的花草;一会儿跑到似火般的山茶花前闻了又闻;一会儿又蹲在白如冰雪的菊花前嗅了又嗅……他醉了,独自醉倒在花木芬芳的世界里。

 

作者简介:唐尧,曾任中国南方呼仑贝尔大草原——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南山牧场场长。著有多部有关南山牧场作品,在湘西南颇有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