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相遇曾相识  

2015-07-26 14:10:13|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遇曾相识

李建平

一次双休日,闲来无事,被妻子女儿拉差,陪着去逛街。逛至中午时分,也懒得回去做饭,随便进了路边一家小餐馆,一家三口围桌而坐。小餐馆里生意冷清,或许尚未到午餐时间,食客无几。见有来客,一中年女子赶紧趋前,送上一份菜单。接单、抬眼,忽觉面孔似曾相识。点了几道菜,递回菜单,不禁又偷偷看了几眼。望着那去配菜的身影,一时发愣。妻敏感,问:“认识吗?”答:“很面熟。”片刻,几份小菜端了上来,又有了对视的机会,双方目光再次正面接触,这下都顿住了;“你是小陈吧?”我终于从记忆的库存中搜索出了她的姓名。“你是小李?”她也认出了我。

其实,哪还有什么小李、小陈哟,当年我俩插队下放在一个大队,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如今都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该叫老李、老陈了。我清楚地记得,当年,上面分配给大队一个黄山林校上学的指标,我俩都是被推荐对象,因她下放年限比我长,又是个女生,几经竞争,最终她被照顾,幸运的去了林校。两年毕业后,哪里来哪里去,她又回到了下放所在地公社,担任了林业干事,算是国家正式干部。这是后话。

再以后,我也上调至芜湖,从此,我俩再也未见过面。让我讷闷的是:一别多年,何以今日在这小餐馆遇上她?她又何以成了跑堂的服务员?见我发问,她苦笑着叹了口气,在我们桌边郁郁的坐下。“小李,你信不信?人啊,就是个命,生来八字就注定了。”小陈娓娓道来……

原来,小陈在那个穷困落后、交通闭塞的山区公社里工作了几年后,思家心切。毕竟从小在都市长大,那穷山沟里举目无亲,家里亲人都盼她能回到城市。加上年岁渐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家人给她在市里介绍了一名工人对象。那年头,要想由乡下调至市里工作,不啻于天方夜谭。正好赶上她父亲退休,当时政策允许一个子女顶替。和家人商量后,权衡再三,她最终辞去了林业干部的公职,回城顶替父亲进了一家印染厂当了一名女工。

后来,结婚成家,养儿育子,小日子倒也开开心心过了几年。可惜好景不长,八十年代末,市场风云变化,轻纺企业首当其冲,厂倒闭了,人下岗了,夫妻双双把家还。上有老下有小,为了生活,这些年来,辗转苏浙沪,四处打工,八方漂泊。再后来,还是又回到了家乡,如今在一位远房亲戚开的这家小餐馆打工。好在有个争气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正在读研究生,快毕业了。

她的叙说,就象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荒诞故事,那么虚幻可又那么现实,把我和妻子、女儿都听呆了。说到伤心处,陈止不住流下泪来,妻赶紧掏出纸巾递过去,劝慰道:“别难过,谁也没有前后眼,等儿子出来工作了,你们的日子就好过了!”提到儿子,小陈笑了,如今,她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的身上,我也为她有个好儿子高兴。

餐馆上客了,老板忙催叫小陈待客,小陈赶紧起身,悄悄抹了抹脸上的泪珠,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不能陪你们了,以后有空常来坐坐。”我给她留了电话号码,也要了她的号码,说:“你快去忙吧,以后有空再慢慢叙。”望着她忙碌的身影,我们赶紧用餐、买单离开。

一路上,心中似乎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涌上来。人生啊,就是这么戏剧性,这么不可思议。倘若她当年不离开公社、还在做林业干事,如今又会如何呢?我无法估计。我一直想给她找一份更好点的工作,却一直未能如愿。

 

作者简介:李建平,安徽知青,在宣城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