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四)发小情结(1)一张小纸条  

2016-04-27 20:28:46|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小纸条

418晚,家姐明运用微信发来一张照片,说:“在咱家老宅致安里30号的门上贴了一张小纸条。邻居们看后告知我。我责孩子将其取来并拍成照片。现传给你。”

这张小纸条上写着:“于明运、于德宁:你们好!建国道小学乒乓球队的几届球员,在宋老师的召集下,逐渐聚齐。大家都希望与你们联系上,可惜你们都不在致安里30号住了。特留此条。请与我联系。13612034260,张俊华、常汝娟。”

看完这几行字我心里热乎乎的,50年前在建国道小学读书的情景,随着我的思绪,渐渐地浮进了我的脑海里。尤其是想起,我在小学四年级时如愿参加了学校成立的乒乓球队后,和球队成员在乒乓球室练球时的情形、以及历历在目的多次比赛更是难忘、令人亢奋。

字条里落款的两位球员都是我印象很深的,一位是长我一年的64届师姐、一位是小我一年的66届师妹。

师姐常汝娟与家姐于明运是同届同学又同是乒乓校队成员。小学时她家住在与建国道和至诚里胡同相交的平安街上,是一座小二楼的一楼双开木门的院落。师姐为人稳重大方热心、办事严肃认真果断。我们既是球队的队友又同是少先队三道杠的大队委。当时我在少先队里担任大队壁报委员。

大队壁报组是以我们班中队壁报组成员为主成立的。每次出黑板报都是这样:大队辅导员董老师在一旁与其他老师谈话,非要等我们出完黑板报之后才与我们一起走出早已静校的校园。

记得有一次放学后,我与大队壁报组的成员们,在校园的壁报栏处出黑板报。汝娟学姐她们班的教室离黑板报栏最近,出教室右拐便是。她可能是第一次注意到我们出板报吧。那天,她伫立在黑板报前,觉得黑板上的板书不如她班的一位男同学写得好,就向董老师建议让那位男学长上岗。果然,这位同学写出的粉笔字很有特色,就像用毛笔书写楷书那样,一笔一划,每笔的起笔和收笔都会顿一下,很规范、很有功力。我们大队壁报组自从有了这位我叫不上名字的学兄加盟以来,大大提高了我们黑板报的版面质量。现在回忆起来觉得,汝娟学姐就是这样一位,无论在学习、球艺和工作上都会追求完美的一个人。

    师妹张俊华是位漂亮的、甩着两条大长辫子打乒乓球的女孩儿。每当大宋和小宋老师不在乒乓球室时,她和曹翠英、吴玉芬、徐长河等女生就会叽叽喳喳起来,她们就像一只只快乐的小鸟,随着乒乒乓乓的优美旋律,在乒乓球室里在嬉戏着、雀跃着。她家住在建国道上天主教堂对过,院门口挂着“河北日报社宿舍” 的牌子。

    ……

    时间已近十点钟了。我赶紧用手机拨叫“13612034260”,这是张俊华学妹的手机。

健谈的小学妹说到了建国道小学,提到了我们的乒乓球队,讲到了大宋老师和小宋老师,还向我介绍了新成立的“乒乓情缘”微信群,以及群会的定期聚会和活动等等。尽管我们是身在两处,但我想象得出,电话的另一头的50年未曾谋过面的小学妹,仍像一只颇有经历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在说个不停。

我明白了:我要坚决执行小学妹的指示,尽快联络、找寻我们65届建小的男女球员,加入乒乓情缘微信群,尽快促成建小各届球员的见面会。

接到群主布置的任务后,我先找到了我班的李秀文。我俩多年前就建立了通讯联系,也是QQ好友。我们先加了微信好友,在一起回忆了我们这届球员的名字和各自的班级。经梳理后,我们确认了寻觅路径。

李秀文率先联系到了陈玉华。她以前收藏的陈玉华的电话现已停用。锲而不舍的她凭借着十几年前恍惚的记忆乘车去寻陈玉华曾经的住处。好在玉华不曾搬家。姐俩相见后真可谓喜出望外、相拥相泣,畅谈阔别之情。

我这头,俊华学妹先加我微信、又入了群。

我从小宋老师那里得到了莫伟正的电话,从莫伟正又得到了吴青峰的电话、从吴青峰那又得到了任建伟的电话。

紧接着,小宋老师又告知我哈素茹的电话,在北京的哈素茹又提供了他弟弟哈孝成的电话,哈孝成又提供了邢贵文妹妹(他俩是小学同学)的电话,最后找到了邢贵文。

在与邢贵文的畅聊中得知:邢贵文的妹妹与白慧敏共过事、之间有联系。贵文找其妹索要白慧敏电话给我。终于与白慧敏联系上了。在此前与白慧敏曾在一个单位的吴青峰老兄,为找到白慧敏,专程到河东区的圆珠笔厂寻找。怎奈单位已破产,昔人已不知何处去了。

小宋老师又提供了王乐增的电话,乐增是联系上了。他班的赵启均和六班的温世富如何寻觅呢?

俗话说:在社会上“有困难找警察。”我们当年的建小学生有了困难找谁呢?那肯定是要找老师的。

我又一次地用微信向小宋老师发出了求援信息。小宋老师即刻发给我温世富的手机号。我与温世富进行了50年后第一次通话畅谈。我们建立微信伙伴关系。随之,温世富进入了乒乓情缘群。

经过近一周的寻觅,终于将我们65届的球员们,除王培新和张志俊尚徙居无考、蔡世芬不幸去世外,全部悉数入帐。我们65届终于基本上完成了小宋老师和俊华师妹交给我们的寻觅任务。

我们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建立起了通讯联系,首先要感谢我们的小宋老师,没有小宋老师在关键时刻提供的几位关键人物的电话,我们有再大的本事也无从寻起啊。在此,请允许我代表65届建小的男女球员,向小宋老师致敬!向学姐常汝娟、学妹张俊华致敬!

如今,我可释然放怀了,只期待着我们久别相聚的518群会了。

我几回回看着这张贴及时的小纸条,都会联想到我们小学假期每班都有的联络网。这张联络网是一个树形结构的干、枝、叶网。班主任就是树干,将这张小纸条的内容,利用这样的一个由人员传递的联络网,布置给班里离学校最近的那位同学,这位同学飞快地跑去通知下一位联络点的同学,接到通知的同学又迅速地往下传。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而这种联络网式的传递,每个传递节点安排的都是非常负责任的同学。这些同学对这样重要的通知能做到有传达、有督促、有落实。因此,这种“人网”传递的可靠性极高,且非常便捷!

我还在想,我们现在计算机里的应用软件,在设计过程中,它的数学模型的建立,不也是依靠这种树形结构的流程框图来进行数学逻辑设计、用计算机语言进行精炼的描述而形成的指令代码、经调试而成就的吗?!

一张小纸条、一个联络网……这是我们小学时代的记忆。相信,古稀之年的记忆应该是如今的微信,应该是我们当今“乒乓情缘”的微信群。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文中的一张小纸条图片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建小66届毕业的乒乓女队成员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建小65届六年一班的几位同学小聚。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建小65届六年一班的几位同学当年照。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右起:吴青峰、温世富、刘士团的小学照。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一张小纸条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