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四)发小情结(3)大宋和小宋  

2016-05-01 17:08:01|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宋和小宋

大宋和小宋是建国道小学(简称建小)师生及学生家长对大宋老师和小宋老师的爱称。大宋,宋世麟。小宋,宋宏祥。这是两个令人温暖的名字。我们在校期间,这两位都是建小的体育老师,他们之间的年龄差估计得有20多岁。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印象中大宋的年纪应该已近知天命了。换言之,大宋的年纪应该与我父亲相仿,小宋则与我长兄的年龄差不多。

小学六年,从二年级起,我上的体育课都是大宋教的。四年级的时候,我进了校乒乓球队,指导老师也是大宋。大宋不会打乒乓球,但,竞技体育,尽管科目分类不同,其基本原理和体育精神却是相通的。那时,小宋刚毕业不久,又会打球,学校责其协助大宋训练、指导我们。

那时我们都是就近上学。我的哥哥和姐姐也都是建小的学生。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邻里之间,提到大宋和小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我的、小脚的、没有学历、操持家务的母亲大人,每当在我们茶余饭后聊起学校的活动时,也跟着我们一起操着鲁胶东的口音也大宋小宋地称呼着。大宋小宋在我们的心目中就好像是一个人似的,也好像是建小在体育方面的一张名片,抑或说是一种品牌也不为过。

大宋是一位专业的体育工作者,具有很强的业务能力和工作经验。他还是一位具有独立品格的、嫉恶如仇的、酷爱体育事业且十分认真敬业的体育老师。

上体育课时,他对我们的要求十分严格。站队时,大宋都是自己喊口令,且铿锵有力: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等等;他要求学生,随着口令的发出,必须收腹挺胸、站姿笔直,动作还要干脆利落、整齐划一。在每一个动作其间,他都会站在我们的身后,审视我们的动作是否符合要求,然后据情再次进行示范。若有个别不认真的同学,在做动作时仍不达标、或是卸了咣当的,那,大宋就会对他不客气了。在批评时,大宋的眼睛不是对视着这位同学,而是高傲地眺望着天空,然后用他那特有的方式,尖刻又幽默的语言,心平气和地、准确地描述着这位同学的错误,让每一同学都知道这位同学犯的是什么错误、但不点其名。每当此时,大家都会知道大宋指的是谁,也都会因大宋的幽默与沉潜而忍不住发出会心的一笑。这样的批评气氛,尽管会有短暂的尴尬,但定会给不达标的同学以一种自愧感。尽管如此,在我们小学生看来,大宋仍不乏是一位严厉的老师。再加上,每次上课,大宋都是满课时的、满脸严肃地去实施他的体育教案,从没有过花头、只有认真。用现在的话来讲,大宋着实是一位充满正能量的、负责任的、令人尊敬的老师。

大宋是具有全国甲级足球裁判资格的裁判员,他时常会被民园体育场聘去裁判全国的足球赛事。有时,我们在民园体育场看球,会看到大宋着一身黑色,领子、袖口和裤口都镶着白边的裁判员短装,穿着运动鞋和长筒运动袜奔跑在足球场上司职。此时,我们就会骄傲地与一旁的发小伙伴们说:“那是我们的大宋老师!那是我们的大宋老师!”心里充满了自豪感。那时,在我的脑海里全无了大宋的那种严厉。

五年级伊始,我校的男女乒乓球队在河北区打得就算很不错了,有了一些成绩。这给大宋和小宋带来不小的信心。大宋和小宋开始联系其他区乒乓球打得不错的小学校队进行友谊赛以交流和锻炼队伍的实战能力。记得,大宋小宋带我们去过南开区的东门里小学和铃铛阁小学、红桥区的北门东小学和仓廒街小学、和平区的南京路小学和鞍山道小学、河西区的平山道小学等等。这些学校离我们建国道小学都比较远。在那计划经济的年代,交通工具异常匮乏。无论是社会、学校还是家庭,除了未成网络的、简陋的公交系统外,每个家庭自行车的拥有量还平均不到一辆。这些分散在各区的学校,就是骑自行车去平均也得需要30分钟。而大宋小宋,利用业余时间,硬是组织我们走着去比赛。大宋小宋这种忘我的敬业精神是现代人所无法理解的,但,就是这样一种精神,把我们这一代人培养成了吃苦耐劳、积极向上的人生品格。

此外,为提高我们的球艺,大宋小宋煞费苦心,利用社会厂矿和高校的教练资源,采取了走出去和请进来的方式方法去创造训练和实战的机会。如:我们去过地处小树林的712厂。712厂乒乓球队的水平很高,其中有一位是从河北省乒乓球队下来的。我忘记了他的名字。我们厂校结合,或在厂里、或在学校里,我们在一起练球,观摩他们的训练和比赛。地处六里台的原河北大学女子乒乓球队也光临过我校,陪练我们,帮助我们提高训练成绩。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尘封了50多年的往事让我们体会到:开门训练、多参加民间的比赛,尤其是与成年人在一起打乒乓球,这对训练球员的心理、积累比赛经验、成熟我们的乒乓球技艺具有深刻的意义。现在想起来,我们真是要向大宋小宋道一声感谢啊。

我还记得我们几位球队成员都参加了在天津市体育馆举行的天津市少年乒乓球锦标赛。我们都止于前十六名,无缘前八名的争夺。

前面说到,我们在校期间,小宋是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老师,是一位充满了工作激情、阳光灿烂、年轻英俊的老师。在各方面,他都能与大宋互补且相得益彰。在我们临近毕业的时候,为了持续提高乒乓球队的水平,小宋老师利用自己的一些关系渠道,请到了国家级的崔玉兰教练和敖石朋教练。这两位教练利用业余时间轮流来建小进行辅导性训练。遗憾的是,我们未能像低一届球员们那样、系统地接受这两位教练的讲授、辅导与训练。我仅各赶上过一次。记忆中,敖教练在讲授、训练的是卸力推挡。崔教练指导大家练基本功及其技巧。还记得,崔教练当时的家就住在24中学民权路口、斜对建国道南面的楼上。

那时大宋小宋很注重对低年级球员的培养。我们的乒乓球室是南北方向两跨的混凝土框架结构,两跨之间有两根水泥柱子,呈长方形,原是已搬走的66中学的教工食堂。一进门就是第一跨,顺其南北方向只放置了一架球台,场地比较宽敞。这架球台是正规的、较新的球台,日常训练主要是让主力队员使用,此外,多是用来进行友谊赛事的;另一跨,延东西方向与第一跨垂直、在两根水泥柱子均匀形成的三个空间、平行放置了三架球台。我们在校期间,乒乓球室里共有四架球台。这在当时的小学来讲,拥有这样的配置还是很难得、很少见的。

小宋在球室第二跨的四周、沿内墙上固定了几根竹竿,竹竿上间隔地拴着一根根细绳,垂下来有两米多的细绳的另一端拴着一个打坏的乒乓球。刚进球队或低年级的球员就在一旁用乒乓球拍,或扣球、或推挡、或扣推组合,击打着线绳吊着的乒乓球,以规范和定型球员击球的姿势动作。

大宋小宋就这样利用有限的球室环境,不断地挖掘能培养或阶梯式培养更多的乒乓球人才的一切可能的资源并大胆的尝试,哪怕在他人看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不屑一顾的小事情。

小宋老师除了与我们滚在一起练乒乓球以外,他还是学校老师篮球队的成员。当时,我们小学的校园有一个标准的篮球场地,学校过大队日、集体做操和各班的体育课都在此操场进行。白天是我们小学生用;晚上是“河北业余大学”的夜大学生用。我大哥就是在建国道小学上的夜大、读的是“自动化控制专业”。我大哥也是打篮球的。他在“夜大”学生队。小宋老师是“建小”的教师队。记得有一次在我们建小的篮球场上,“河北业大”和“建小”两队之间打得难解难分。篮球场白界线以外挤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夜大的和建小的师生。我们在乒乓球室里练球,听到从操场上传来阵阵的裁判员的哨声和观众传来的异口同声的喝彩声。这热闹的场面勾引着我们。我们也无心练球了,偷偷地挤在观众群里看球。我看到了小宋老师、美术孙玉文老师,还有施老师和刘老师等。那时起,我就开始羡慕他们能够在这么大的场地,奔波着,玩这么大的一个球。我默默地期望着自己快快地长大,像他们那样能参加各种体育运动。

在建小,除了是乒乓球队成员外,我还是校田径队、足球队的成员。每年春季,河北区教育局就会在第三体育场举行区域小学生田径运动会。大宋会在体育课上从高年级各班选拔出跑得较快的同学组成校队,经简短的训练后,就带着我们去参加比赛了。记得我穿着鞋底已磨平了的白球鞋去参加六十米的短跑比赛,在炉灰渣子的跑道上比赛,鞋底与跑道之间的摩擦系数太小,总是打滑,有劲儿使不上。在跑到约一半的比赛距离时,我如马失前蹄般地跌倒在跑道上。这是我一生难以忘却的小学经历之一。在校足球队也就参加过一次比赛。那是在“铁路五小”的足球场上与铁路五小进行的一场友谊赛。我是替补队员。我那时应该是上四年级。大宋老师让我在场外跑跑步热热身准备上场。铁路五小的足球场外,有一排排的单杠,单杠从低到高,以方便不同高矮同学锻炼时用。我这个毛头小孩,一玩起来就不管不顾的,没看到前面横着一架低的单杠,其高度正好在我的鼻梁子处。瞬间,我不省人事了。我撞在了单杠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睛睁着很困难,我的鼻梁子肿得很高,眼睛成了乌眼青了……你想,领队的大宋能不着急吗?我也自叹:真倒霉!还没上场我就负伤了!第二天一到学校,大宋就到我们班的教室去看望我。我说没事。母亲已给我上了紫药水。大宋看了看我那受伤的脸、摸了摸我的鼻梁子、又问问我疼不疼,之后,才放心地走了。那时,我们没有现在的孩子这么金贵。我们是放养长大的,每天除了上课以外,都在和同学发小在一起玩耍、在外面疯跑,磕磕碰碰的是家常便饭。

说起小学的生活,尤其是在微信里群聊,勾起了我许多的记忆。应该说,我的一生受益于建小的教育。在我的学生生涯中,小学是在建小、中学是在南开、大学是在东北重型机械学院(现在的燕山大学)机制专业就学,成为科技战线上的一名工科男。记得数学家杨乐和张广厚出名成家后对媒体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人的一生中小学时期是十分重要的。古人亦云:“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也是此意。结合自己的经历,我觉得上述两句话都说得很有道理。中学,我只上了10个月的课就文革了,19698月就下乡到黑龙江了。中小学阶段只有小学的课程我是完整的、系统的学完了。而且,我在建小受到的是素质教育,而不是当今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应试教育。

在建小六年,从二年级就入队、先当了中队委后又选为大队委直到毕业;在学习上,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开中学;又在体育上得到了训练。上述德智体三方面都在建小都得到良好的教育、培养和锻炼,使我基本形成了爱学校、爱班集体、尊师好学、积极向上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为我今后的成长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到了南开后,我没想到我又成为少年部的大队委,像在建小一样继续进行“红领巾园地”黑板报的组稿和出版工作;在小学的乒乓球生涯中我并没有取得可喜的成绩,但我却有幸进入了当时获得河北省乒乓球男子团体和单打冠军的校队(当时天津是河北省的省辖市),尽管我当时仅是一位陪练的板凳队员。包括下乡及之后又选调上大学,都在继续着我在建小的成长模式。

其实我是想说,在建小受到的培养和教育使我一生受益匪浅。我想借此机会表示我由衷的谢忱:我由衷地感谢建小,感谢大宋小宋老师,感谢以陈素玲老师为代表的我的各任班主任老师,感谢少先队大队辅导员董老师;祝你们健康快乐美满幸福!

大宋和小宋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