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五)桃花潭游记(3)婺源寻觅  

2016-06-08 00:34:43|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婺源寻觅

婺源在哪?有啥觅可寻?为什么要到婺源去游憩?……看完标题后,可能有人会产生与我同感的疑问。

其实,在数日之前,我也不曾听说过“婺源”这两个字。我是在今年五月上旬登记和统计从桃花潭聚会后的返程车票时从参会的伙伴那知晓的。

婺源离桃花潭只有二百多公里。没去过,我想到此一游。

没想到,我的意愿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综合成了一致的意见:揭幕式结束后我们先包辆车去黄山,后再包车去婺源。这样的路径、这样紧凑的安排兼顾了大家的意愿、得到了七位荒友的响应。我们成了驴友。

513,在去婺源的途中,长青马上进入角色用手机引擎搜索到了如下信息:

到婺源旅游的三条线路:

东线:李坑-汪口-晓起-江岭-庆源

北线:思溪、延村-清华-大鄣山-理坑

西线:文公山-赋春古城-翀山-鸳鸯湖

到婺源旅游主要玩味的两个亮点:

一是,在四月份可遥看漫山遍野的、呈层层梯田状的、散发着芬芳的黄色油菜花海。

二是,浏览千年白墙黛瓦的徽式古宅院群落和体验具有小桥流水江南风格的农家园田生活。

因季节已过,观赏油菜花美景已为不可能。我们此次只是为后者而来的。

长青又说:从婺源县城进山旅游只有一条硬化的县级公路,此路最远可到达庆源村。

这是一条单行单车道的盘山路。

就是这样一条简易的盘山路,在会车时双方都需礼让行车才能通过的山路,还是在国家十二五期间,尤其是近些年来,在国家村村通公路计划的实施与验收硬性指标的考核下,经各方努力才得以建造完成的。

就是这样一条乡间公路,着实盘活了赣皖山区的经济。近几年来,这一贫困地区的农家乐经济持续攀升。久居生存空间被污染了的城镇公民纷纷到这样原生态的农家院落去逗留和去体验乡居的百姓生活,有效地促进了山区经济的活跃与发展。许多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纷纷返回乡里搞起农家院的旅游经济。这样,在旅游旺季时庄户人家可挣到现金,淡季时又可到自家地里去侍弄庄稼。一年下来,农民的收入得到大幅度地提高。而且,还解决了农民在外打工造成的夫妻分居,孩子、老人留守,以至放荒耕地而出现的、接踵而来的、潜在的社会危机问题。这真是一举多得的、富民的双赢经济。

我们确定了东线游的路径。

长青接着说:“东线,从婺源县出发的路径是:李坑-汪口-晓起-江岭-庆源,全程约50公里需要一个多小时。建议:我们先到最远的庆源村住上几天,返回时沿江岭-晓起-汪口-李坑几个景点边玩边往回走,最后在婺源县乘高铁返津。”

大家一致通过了长青那数学头脑所展开的缜密的逻辑思维。

庆源村位于江西省婺源县东北部的段莘乡,建村于唐开元间公元674年,是一个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主要农作物是水稻、油菜和茶叶。庆源村多为詹氏人家。

一进庆源村需先交入村费。然后,我们沿着一条串村而下的小溪,来到我们在网上预订的“官厅人家”农家院。桂森兄与主人谈好:每人的住宿费40/天。每顿饭提前点菜饭、餐后记帐、离开时结账的方式。

我们在庆源村共用了早中晚三餐,吃的都是主人自家种的水稻和菜类、自家养的土鸡、红锦鲤鱼,喝的是自家酿的米酒和自家种的明前茶,很有乡土气息。

主人家是拥有四百年历史的徽式古宅,临溪而建。毗邻巷陌的“大史第”旧居就是他们的祖先、明朝大学士詹养纯的官邸。官邸院内有一棵两人环抱粗的罗汉松。据家人介绍,此树苗是先祖当年从京城运来、在“大史第”建成后种植的,距今已有四百年。

午饭后,我们一行七人沿一条宽约10米穿村而过的小溪向最上游的村口走去。这条小溪把庆源古村一分为东、西两岸人家。沿岸桃树繁茂。故此溪又称“桃溪”。

溪中建有多座石桥或木桥将二岸连为一体,溪畔由条石叠建形成二华里长的青石街面并间有多处木质倚榭凉亭。小桥、流水、粉墙、黛瓦、蓝天、碧岭,以及清新的空气,体现出人与自然融合、和谐的美妙境界。

走到村子的中心处可见一株千年的银杏(雌本),树高30余米。树冠枝繁叶茂,荫泽方园。每年结果累累。而银杏的雄本却远在二十里开外的裔村西安,奇妙的大自然造化之功,为这二株相隔万米的神木架起了空中鹊桥,风媒的传尘与送粉给古老的银杏树注入了生机。此二株古银杏被村民们称为夫妻银杏。

在沿溪的路上,在古宅门楼的两侧,人们可见到这样一幅对联:“古宅不墨千秋画,桃溪无弦万载琴。”

我体会这幅对联上联的意境是:

坐落在青山绿水之间的庆源村,除了有四百多年的罗汉松和一千三百多年的银杏树以外,还有明清年代粉墙黛瓦的徽式古宅建筑群落,这些建筑群是因厚重文化沉淀下来的历史瑰宝、构成了一幅幅永不退色的千古画卷,时时展现在詹氏子孙和前来观光游人们的面前。

下联的意境是:从山上叮咚作响流淌下来溪水从古宅群落中穿过、奔向远方。堤畔两旁是沿溪岸走向的两排桃树,故有“桃溪”之称。不息的溪水,就像一架无弦的马头琴,昼夜不息地为纯朴善良的村民们弹唱。这潺潺的溪水是子民们的母亲河,她既能为辛苦劳作的子民们提供生活上的用水,如:饮用水、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用水等,又能提供农田灌溉用水。

这副对联是古人对上天赐予庆源村自然美景的感恩和对美满生活的描绘与写照。

走到溪水上游的村口、过石板桥上对岸,我们再沿溪水向下游走去。

溪水清澈透明一眼见底。不深的溪水中各家各户还放养着红锦鲤鱼。锦鱼戏水煞是好看。

我们站在潺潺不息的桃溪旁、遥望着蓝天白云、面对着群山峻岭中的层层梯田,张望着山坳里白墙黛瓦的古宅和桃溪上的座座小桥,呼吸着沁人肺腑的空气,颇有一种脱离世俗烦嚣置身于世外桃源的美感。遗憾的是在我们拍照的美好画面里,没有传说中油菜花海的美妙点缀。然而,我们若把上述的:“面对着群山峻岭中的层层梯田”这句的画面里,通过我们的想象,在我们的心里,加上“黄色油菜花海”这一美丽的想象,我们的梦中不早已是繁花似锦,芬芳扑鼻了吗!我们此行已没有了遗憾。

我们走到了桃溪下游的村口,这里是村子的农耕基地。

与田间的老农攀谈,我们知道了,庆源村的农作物是根据农历时节这样安排的:每年农历的四月中旬,也就是我们这次到庆源村旅游的时间段,恰好是收割油菜脱菜籽的时节;油菜收获完毕后,开始放水整地插秧水稻。水稻的成熟期是四个月。到了农历八月份,人们开始收割水稻。然后,排水、翻地再接茬种油菜。由此可见,庆源村是一年两季的农业收成。

庆源村又是出产茶叶的好地界。因庆源村山高气清,土肥雾重,空气清新不染纤尘,泉水清澈赋含灵气,山腰终年云遮雾绕,故庆源村的茶叶称云雾茶。品庆源村的云雾茶有一种茶香、汁浓,脍炙人口的感觉。云雾茶又是庆源村的一项副业收入。

晚饭后,我们围坐在古祠堂厅里的八仙桌旁,或玩微信或与主人聊天。主人讲,刚接到村里的通知:婺源县1517日承办国际马拉松赛事,这三天往来婺源县的山路要封、不得通行。

无疑,这个通知,无论是对主家还是客家,都是“利空”的消息。原想多住两天好生歇歇的计划被打乱了。我还要赶回去参加小学师生的518聚会呢。因此,我们不得不在14日早餐后租车赶回婺源乘高铁返津。在回婺源的路上,我们路过了江岭-晓起-汪口-李坑这几个景点,顺手拍了几张照片,就算到此一游了吧。

、注:插图提供者有张荣珍、郑继军、刘长青等人,在此一并表示谢意。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所住农家院-----官厅人家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树龄四百年的罗汉松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笔者背后是千年的银杏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树龄200多年的老槐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桂森兄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四学姐。左起:张荣珍、郭万敏、孙富青、郑继军。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张荣珍学姐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在石板桥上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小桥、流水、粉墙、黛瓦、蓝天、碧岭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古石拱桥,古藤缠绕桥身。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千年银杏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桂森兄独游桃溪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学姐孙富青在官厅人家农家院门前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四位学姐流连在千年银杏树旁摄影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岸边的徽式古宅院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在桃溪旁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桃溪旁边的倚榭凉亭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农家在收割油菜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丰收待收割的油菜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丰收待收割的油菜籽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与学姐一起做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与桂森兄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刘长青和李桂森荒友在小憩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继续前进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的层层梯田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学姐张荣珍手持镰刀也要跃跃欲试一把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镰刀很锋利,千万不要割破手。郭万敏和郑继军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学姐郑继军在做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郭万敏在村外的小道上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村外的桃溪,既是稻田的进水渠,又是稻田的排水渠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渴了就喝点。偷拍长青兄。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桂森兄与学姐张荣珍在作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高大的石堰拦截了溪、提高了水位,在浇灌田地的同时,又形成了飞溅的瀑布。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好奇的老叟老妪们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高大的石堰拦截了溪、提高了水位,在浇灌田地的同时,又形成了飞溅的瀑布。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竹笋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庆源村地头野花 盛开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江岭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晓起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汪口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李坑村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婺源站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465岁的七大侠在婺源站前广场,左起:郑继军、孙富青、张荣珍、郭万敏、李桂森、于德宁、刘长青。
婺源寻觅 - 一枕清霜 - .

婺源站前广场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