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六)快乐建边行(3)即将消失的连队  

2016-08-11 09:16:59|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将消失的连队

我到建边的第二个愿望就是要到我曾经劳作过的连队---11连去看看。

与丁部长表达了我的心愿后,丁部长对我说:“11连是一个即将消失的连队。”我听后一愣,觉得更要去趟11连了。

丁部长说:“按照建边农场新的经营模式,整个建边农场共设置了六个管理区。第一管理区辖管原六连和九连(原五连已合并到六连)。第二管理区辖管原二连。第三管理区辖管原一连和八连。第四管理区辖管原三连和四连。第五管理区辖管原七连和十连。第六管理区辖管原十一、十二、十三和十四连。各管理区又下设居民组,以实现农场、管理区和居民组的三级管理格局。”

丁部长又说:“现在,第一至第五管理区已完成了这种新模式新机制的整合与实施。目前就差第六管理区尚未完成改制。但,员工搬迁后住的房子早已在场部建好了,绝大多数的员工都已搬到场部职工的小区里了,就剩下几户待麦收之后就可搬迁完毕。现在,原11连腾出的房屋已拆除的差不多了。你们在建边时那种分场和连队的概念已经没有了。”

是啊,41年过去了,建边的变化可真大呀!我脑子里对建边的记忆与理解都一直停留在1975年。丁部长清晰的、如数家珍般的叙述一下子灌进我的脑海里,好像,我的CPU内存与运转速度瞬间变得缓慢了起来,让我感到有些来不及格式化和及时更新脑子里信息存盘的感觉。

丁部长说得对。我确实还停留在七十年代建边农场的:总场、分场和连队的概念上。

我在想:六七十年代,我们到北大荒是屯垦戍边来的。那时的中苏关系十分紧张,建边农场负有边疆农场应肩负的保卫边疆和建设边疆的使命。因此,那时的边疆农场与生产建设兵团一样都是连队的编制,实施军事化的管理,以备战争之需。那时的农场是国营的企业,是国家计划预算内的单位。

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按照国家对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村和农场实行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国家战略,国营农场开始试行了农场比照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模式。这样一来,农场原有的体制架构又用到了“生产队”的这个字眼。如:第十一连被改成了第十一生产队等等。

在计划经济年代,“生产队”的这个名称多指农村集体所有制的一级村落,它的性质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管理、自我发展”。也就是说,这一轮的国家农业体制的改革,把国营农场推向了市场,交给了地方,实行了过渡期的、法人责任制的体制管理模式。

如今,按照国家推行的城镇化建设的发展理念,农场的管理模式又变成了与城市类似的模式,只不过在城市,最低的一层管理机构叫居委会,而农场则叫居民组罢了。

对于老百姓来讲,不管农场的体制是如何改革的,管理模式是如何变化的,只要是农工有工作岗位、有活干、有钱挣,在经济上能获得应有的实惠,衣食住行有保障,生活水平能逐年提高就行了。

其实,这些才是改革的硬道理,是改革的根本目的。而农场员工的这些最朴素的、最基本的愿望,在这两天来重返建边的过程中我都有幸地一一领略到了!我对曾经生活过的第二故乡建边农场的变化与发展感到由衷的喜悦!

我们冒雨来到了11连,下车一看眼前呈现出的就是一个要被拆除、消失的连队:多数的砖瓦房都被拆除了,还剩下一些残壁断墙待拆、待运。村落里冷冷清清地不见个人影,连狗吠的声音都没有。只有淅沥不停的雨声。

来了两辆吉普车必然会惊动打更值班的人。负责场院值班的一位老乡打着雨伞过来盘问。

我说:“我们是下乡的老知青,曾经在11连待过。我们几位是专门从上海和天津赶来建边回访的。”“您贵姓?您是11连的吗?”

“我叫马广玉。我是从12连调到11连的。在12连时我认识你们天津的郑秀璐和李兴田。”马老乡很快、很爽地与我们交谈了起来。

我说:“您说的这二位天津知青都是我们永丰农场的,19756月我们一起来建边的。”

我接着说:“郑秀璐是你们12连的连长。李兴田是你们连的司务长。那年春节会餐,兴田忙乎做菜,一不小心、油锅起火,慌忙之中,他的脸和手都烫伤了。”

我俩越聊越热乎。我说:“11连的牌子还有吗?我们想拍张照留念。”

“有!有!”老马一边热情地回答着,一边去拿钥匙打开了11连的库房,把11连的白底黑字、有些褪色的十一连的木牌子搬弄了出来。我和肖鸣、文静等四人冒着不停的雨与牌子和老马一起合了影。

我们又来到11连的场院上。我回忆起1975年麦收大会战、在11连场院上摊晒小麦时的情景。

在七十年代中期,我们建边农场11连麦收的机械化程度就强于永丰农场。

我在永丰农场南阳参加过六年的麦收,都是手持镰刀、人工收割,成捆的小麦是用牛车运抵场院后再行脱谷的。

在建边农场的麦收期间,地里的活儿都是机耕队的活儿。机耕队在地里用联合收割机进行机械化作业:收割小麦、脱谷、用轮式拖拉机运输麦粒到场院进行摊晒的。而在场院进行的摊晒、扬场、归垛、装袋、上跳、入仓等都是人工的活儿。赶上老天爷阴沉着脸要变天下雨时,场院的领导就指挥大家赶紧将小麦堆堆、苫盖;对有的已接近晒干的麦粒,男生们会麻利地把它们装进麻袋、立肩上三节跳入仓。等雨过天晴了,大家就会都出来扫水、待水泥场院干了,大家又一阵忙乎,把成堆的麦粒再摊开晾晒。

如今,在建边麦收,除了机械化收割以外,在场部还安装了一套麦粒干燥设备。此成套麦粒干燥设备的吞吐能力极强,将麦地里拉回来的麦粒源源不断地送进成套设备的入口,经干燥程序传输到出口处的麦粒的含水量便可达到了13%的入库标准,彻底改变了人工在场院摊晒麦粒的易发霉发芽、不可控、不科学的生产状态,向小麦生产全程农业机械化的方向又迈进了可喜的一大步。

我又与老马聊起了我对当年状况的一些念想。

我说:“19756月我们来到11连时,住的是帐篷、建的是棍加泥的土房。这些房子的位置在哪?” “冬天,我们在一条小河沟里刨冰、用麻袋装回来、化成水后再做饭、洗脸。那条小河叫什么?在哪?”

老马指着远处的一片小树林说:“你们当年住的营地就在那片小树林附近,早已被平整成耕地了。知青走后的这几十年,11连搬过两次家。咱们现在站的地方就是11连的第三个营地。但,这里很快又会被消失、被平整成耕地的。”

老马接着说:“你们当年刨冰的那条小河是固固河的一个小支流,早已干枯了。”老马一指说:“就在那片豆地中间。”

我还与老马还谈及了我在建边四分场当统计时时任分场场长的陈绍先和会计吕高岚。我从老马处又一次证实了他们去世的消息。

斯人已去,地界已被重新整合。我在建边曾经的三个月的经历和那点点滴滴的印象,经这次我重返建边所接受的新信息的覆盖逐渐地在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不舍,因为一个崭新的、现代化的建边农场的概念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形成:翻地、整地、播种、田间管理、机群作业收割、晾晒、入库等全流程的、一体化的、成套的机械化设备让我们体会到了现代化大农业生产的气魄与威力。同时,曾经和我们一起住帐篷和棍加泥土房的老乡,如今都住上了与我们大城市无甚两样的、小区管理的、集中供热的楼房,让我们又体会到了农工们开自家汽车去种地的幸福生活。

就这两条,这是农工生息的最基本、最重要的两条,让我不得不说:这是农场改革后,建边农场与时俱进地发展所取得的可喜可贺成果!

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为了享受改革给农场员工们带来更多的红利,我相信,今后,在建边农场还会继续地消失一些在我们视线里关注过的东西和一些念想,而建边人,以及北大荒集团对世人所奉献出的将是一个个现代化概念的农场,所有置身于改革与发展的北大荒人也必将能获得更加美好的、幸福的的明天!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已拆除的断壁残墙1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们曾经住过的棍加泥的住房 1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已拆除的断壁残墙2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已拆除的断壁残墙3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已拆除的断壁残墙3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已拆除的断壁残墙4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们曾经住过的棍加泥的住房2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们曾经住过的棍加泥的住房3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与尚未搬走的农户攀谈1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与尚未搬走的农户攀谈2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十一连的场院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在十一连的场院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与十一连场院的负责人马广玉合影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背后远处的小树林曾是1975年十一连的营地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尚未搬走的郁郁葱葱农家小院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们的车停在了十连的连部院里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在十一连连部的院里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注意门口右侧十一连的牌子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三位建边的过客在十一连的牌子旁合影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我们和马广玉在十一连连部院里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消失连队的员工住进了现代化小区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建边农场麦收期间机群作业的喜人情景。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德国克拉斯公司生产的康麦因
快乐建边行(三)即将消失的连队 - 一枕清霜 - .

  麦粒干燥成套设备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