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六)快乐建边行(1)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1)  

2016-08-03 19:20:55|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1)

黑龙江省的第二大城市齐齐哈尔有个称富拉尔基的行政区(简称“富区”)。19759月至19789月,我在富区的东北重型机械学院(简称“东重”)学习了三年,粗浅地了解了富拉尔基这个区域。

富拉尔基位于齐齐哈尔西南方向的42公里处,差不多像天津的市区与塘沽区那样的间距。

720上午,我们一行四人在齐齐哈尔车站附近包了一辆小车,四十多分钟后我们就来到了东重的门口。

我记起了在四十一年前的校门口,校旗、系旗招展,师生络绎不绝,和蔼可亲的学长、学姐们在热情地接待新生报到的学弟学妹们。

我记起了在入学典礼的迎新晚会上,时任东重院长的马西林先生在会上介绍富区的状况时说:“五十年代,国家在一五计划,及与苏联的经济合作期间,共启动了156个重点工程项目。如果当年这156项工程建成了,黑龙江省的哈、齐、牡、佳四大城市将会达到当时前苏联的基础工业水平,我们齐齐哈尔和富区将会连成一片,成为中国的重工业生产基地。”

事与愿违,由于多种原因,在国家的一五和二五期间只有三个工程项目落成于富拉尔基。这三个工程分别是:中国第一重型机器厂(现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简称“一重”)、齐齐哈尔钢厂(现北满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和富拉尔基热电厂(现亚电鑫宝热电有限公司)。

我们这次拜访东重,一路乘小车观光,看到齐齐哈尔和富拉尔基仍相隔数十公里,至今未能实现当年国家规划的一体化的重工业生产基地的格局。

但我们却看到了,以这三个工业企业为龙头建设成的富区在逐步地发展壮大着。其中,被国家前总理周恩来先生称之为“国宝”的一重,除了在国内依然是重机行业领跑的龙头企业外,现又在大连、天津、上海设立了三个分公司,拥有员工八万多人,成为亚洲最大的重型机械厂、中国最大的铸锻钢生产基地,拥有中国第一台、亚洲最大的12500吨水压机。其实力可圈可点。

此外我们还看到了,在一重厂门前广场上矗立的,在1969年,由该厂独立设计、整体浇铸成功的,高度17.7米、不锈钢材质的毛主席塑像,在我们入学时就被我们的专业课老师赞不绝口的塑像,至今仍是中国最大的毛主席塑像。这一近五十年的毛主席挥手致意的、仍光彩照人的塑像,不仅体现了那个年代的文明,而且还着实体现了一重当年就已具备的高超的设计能力、完整的科学技术工艺路线及其重大装备的制造能力。

在富区我们还看到了,那浩浩荡荡的嫩江之水就像是一条偌大的玉带自东北向南穿城而过,形成了一段自然的、原生态的风景线,沿江而建的红岸公园为两岸的居民提供了休憩和游玩的区域场所,给人们留下了一种幸福与安逸。

但如今看来如此美妙的富区江岸,1975年,我们入学时,在马西林院长的口里是这样描述的:“富拉尔基是可爱的,气候非常之好,一年就刮两次风,一次刮六个月!”

院长幽默的话音刚落,就引起全场师生宽心互动的笑声,进而响起了一阵阵点赞的掌声。

这位令人尊敬的马院长原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一位系主任。1958年哈尔滨工业大学重型机械学院在富拉尔基成立,马院长是带队建院的功臣。196010月更名为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成为一机部直属领导的院校。19615月国家教育部确认东重为部属重点院校。那时候,用当年的话来讲,马院长是一个坚持走修正主义教育路线、鼓吹走白专道路的当权派。在那个年代,马院长势必会遭到抨击、几起几落的。尤其是在文革期间,他的遭遇更是令人怜悯。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我是一个老‘运动’员了。”

1978年,在我们临近毕业的前夕,学校召开了一次全校师生员工的全员大会。会上,即将去北京中国科技大学赴任副校长职位的马西林院长讲话。整个会议期间,除了院办主任的主持以外,只有马院长在讲话。他如数家珍、滔滔不绝。这应该是学校专门为他安排的卸职讲话。

马院长讲到了他在创办东重过程中坎坷的心路历程,他轻描淡写地、幽默地、又不失针对性地讲到了文革期间他被批斗的和批斗他的那些事和那些人。最使他快慰的是,四人帮倒台、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文革的结束、迎来了科学技术的春天,文革前原任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长、文革中被打倒的李昌被调到国家教育部任部长并兼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马西林院长是第一位被李部长圈定的出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的人选。从院长到校长,从College University,马西林升迁了!马院长,不!现在应该叫马校长了。此刻,在会场的主席台上,马校长摘下了他那副白框近视眼镜,擦了擦激动和幸福的泪花,年近花甲的他,此时,应该是释怀了吧。

在马西林院长领导下的东重,尤其是我们学院地处北疆,我们这三年的学习生活是非常紧张和充实的。学院还是按文革前工科院校老三段的教学模式运行,即: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这是一环扣一环的科学的教学方法,来不得半点的虚伪与懈怠。而在那个年代,并不是所有的大专院校都能做到这一点的,尤其是地处北京的大学。

我在东重学习的基础课有高等数学、大学的物理和化学;专业课有理论力学、材料力学、机械原理、机械制图及其标准化等内容;我们机械制造专业的专业课程有机床原理、电工原理、自动控制原理、液压传动原理及金属材料与热处理等课程。在学习的各个阶段中还穿插着在校办工厂、社会上的行业厂去实践,进行课程设计、驻厂实习和搞毕业设计。

尽管在整个学习期间对老师教授的知识而言,由于我的基础较差,听起课来真是云山雾罩的。上课时,我只是一味地像海绵一样的吸取、接受老师的说教,却来不及消化与吸收。直到毕业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开始重新将这老三段的课程又捋了一遍方恍然大悟。但,对于掌握知识而言,我从中体会到了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和我在学校学习时所作的笔记,在我参加工作之后,结合工作的需要,再回过头去复习在校时所来不及消化和尚未掌握牢靠的知识时起到了豁然开朗的效果。我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自学能力与方法吧。

 

注:文章下半部分见“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2)”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一重门前广场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一重门前广场右侧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一重门前广场右侧黄色建筑是原设计大楼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一重门前广场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一重门前广场右侧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东重的主教学楼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东重的自控楼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当年我们教室的楼道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当年我们教室的门口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当年我们教室的门口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东重的运动场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东重的运动场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漫步在东重的校园里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原东重的学生食堂,现已旧貌换新颜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主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我们曾经的宿舍楼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校门的出口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校门的入口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校门前的街道叫和平路,当年好像没有路名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校围墙与一重相隔的路现今叫为民街。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1978年班级毕业照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2000年赴秦皇岛参加燕大八十周年校庆
快乐的建边行(一)齐齐哈尔有个富拉尔基 - 一枕清霜 - .
 2000年赴秦皇岛参加燕大八十周年校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