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2017-10-04 00:34:08|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102上午,耄耋情缘渐成耄耋欢聚。

我是10点钟到达的聚会地点。

坐落在高校院里的餐厅,静悄悄的,洁净地等候着来客。

我坐在玻璃墙的餐桌旁,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视野中多是些中医学院年轻的学子们。我无意欣赏他们的矫健与潇洒,而全神贯注在已阔别半个世纪的十位耄耋老人:陈素岭、宋宏祥、王玉玲三位老师,和王丰泉、李书生、刘陆云、李秀文、黄吉爽、昝振琴、孙育敏七位同学。他们是我在建国道小学读书时的老师和同学。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刘陆云同学。小学期间,他家住在光复道1号的民航大院里。我们53年没见面了。曾是矮小、精瘦结实、淘气的小陆云,经岁月的磨砺,成就了他魁梧的身材和成熟的谈吐。陆云中学就读在24中,1968年参军服役在南海舰队,1973年复员就职于天津仪表公司。

接下来就是黄吉爽同学。她是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小学时她家住在寿安街致祥里,中学就读于26中,1969年下乡到河北省枣强县,1974年选调到华东石油学院就读于石油地质专业,毕业后就职在大港油田勘探地质研究院。

第三位到会者是我们这次聚会的主宾,陈素岭老师。与陈老师攀聊得知,陈老师1961年毕业于天津师范学校、分配在建国道小学从事教育工作。19631964年我们读四、五年级时,陈老师曾任我们班的语文科任教师和班主任;1970年随夫君迁厂到山西省吕梁地区、在一家三线军工厂的学校里任教;1990年调到太原钢厂的学校里继续着她的教育工作。陈老师一生都没有离开她喜爱的教育事业,依旧保持着认真、严谨、勤奋、豁达、亲爱的人生品格。

紧接着,王丰泉、孙育敏、昝振琴、李书生、李秀文五位同学悉数到位。其间,李书生同学献给陈老师的一束鲜花,让我们感到一种温馨。书生老弟的缜密,给我们的聚会带来了些许的典雅与浪漫,表达了学生对老师的一片深情与厚意。

与陈老师在建国道小学共事多年的宋宏祥、王玉玲老师也应邀参加了我们六年一班的聚会。

我们围坐在餐桌旁,陈老师先做了感慨性的发言,随即,又对我们几位同学在小学时候的性格与表现,一一作了中肯的评述。陈老师不愧是科班出身的语文教师,对人物的观察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们认可着老师的评述,但无法改变自己的脾气与秉性。

老师也即兴吟了一首四六句的长诗,诗中,他充满深情地挖掘着学生的点滴进步,抒发着,只有经过那个年代历练的人,才会迸发出的师生情感。宋老师大龙属性、已近八旬,但依然精神矍铄、谈笑生风,其语言的感染力很强,我们听着听着,就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小学年代,在校园里倾听着,老师们妙语连珠般的演说。此时痴迷的我,竟忘记了要录下宋老师吟诵长诗的情景,甚憾!

已到中午时分,师生们边吃边聊。

我们几个同学也你一言我一语地回忆着当年陈老师讲授课文时的情景:她启发式地让同学给课文的每一自然段提炼出段落大意、引申出作者环环相扣和循序渐进的文章思路、品读着文中选用的典型的素材事例,还有,或开门见山、或倒叙式的文章开头,以及前后呼应的结尾,等等。这些语文基础知识的学习与掌握,使我产生了们对作文的兴趣,也为我们在今后的继续学习中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我们还回忆着陈老师教我们《打霸王鞭》的舞蹈、为我们编导女声表演唱、带我们几个班干部出班级壁报和去水上公园去游园划船、教我们做纸花并扎成花束去参加国庆游行的夹道欢呼……那时候,我们就像孩时看过的《花儿朵朵》电影那样,“荡起双桨”,甜蜜在小学园里,其情其景令人挥之不去、历历在目。

如今我才认识到,那时的教育方针贯彻的是素质教育,而不是如今的应试教育。在小学时期多些参加这些有意义的文娱活动,能提高我们对文艺活动的兴趣,能培养同学间的团结与合作,及其热爱班集体的思想品格,有利于学生在德智体诸方面的全面发展。同时,在这样一件件教与学的互动中,也着实体现出了陈老师所特有的童心、爱心、耐心和责任心的教授风格,这是何等可贵的教授风格。

时针已指向下午四点,五个小时过去了,师生们仍意犹未尽,餐厅里响起了吉爽同学用手机播放的《鸿雁》,陈老师踏着乐曲的节拍,独舞翩翩,尽显八旬老师的艺术功底与风采。之后,师生们依依惜别……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陈素岭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宋宏祥和王玉玲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李秀文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黄吉爽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昝振琴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孙育敏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王丰泉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李书生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刘陆云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于德宁同學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黄吉爽、李秀文、刘陆云同学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李书生、陈老师、李秀文。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孙育敏、昝振琴、陈素岭、黄吉爽、李秀文。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李书生、刘陆云、陈素岭、于德宁。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刘陆云、陈素岭、于德宁、王丰泉。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刘陆云、李书生、宋老师、王丰泉、于德宁。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刘陆云、李书生、于德宁。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我班聚会的师生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陈素岭、宋宏祥、王玉玲三位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宋宏祥、王玉玲、陈素岭三位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久别重逢,亲热畅聊。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孙育敏、昝振琴、王老师、陈老师、李秀文、黄吉爽。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我和宋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我和陈老师。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于德宁、李秀文、王老师、宋老师、王丰泉。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陈老师和昝振琴。
花甲释怀(十三)天赐师生耄耋缘(二) - 一枕清霜 - .

昝振琴和孙育敏。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